admin @ 07-31 05:58:15   全部文章   0/156

iptd-920梦境里那缱绻低回的诗魂-闲潭梦草堂

梦境里那缱绻低回的诗魂-闲潭梦草堂仲里纱羽

也许是凡尘的一场梦
在光明的白云和澹远的新月里
轻轻地 他来了
为了流动的清泉
为了轻盈的飞鸟
为了魂牵梦萦的爱人
坚信:
“真爱不是罪美作玲,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杨雪鸥,我幸;不得实习神医,iptd-920 我命李林金稻叶浩志。”
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长眠着美丽的希望”
他“烧不尽生前的恋与怨”
他不是花苑里打着朵儿的花儿
也不是簇拥花儿那浓密的叶
更不是孩子般贪婪花香的蝴蝶
而是飘浮于天空
俯瞰呵护着它们的
一朵轻曼美丽的彩云
他请求月光将自己的梦魂带去
放在离她三五尺的玉兰花枝上
他一生都在追求自由、理想
对自然、对生活、对朋友、对恋人
那一份深情无赖布鲁斯,“浓的化不开”
但是生在那个时缪双大,他是不幸的
怨毒、猜忌、残杀的空气
冷酷无情的笼罩着志摩
那浪漫天真的性灵
于是龙飞不败,他要飞......
“不是那树枝上矮矮跳着的麻雀的飞;也不是那软尾巴做窠在堂檐上燕子的飞:要飞就得满天飞;要飞就得风拦不住云挡不住的飞”
他呐喊:
“这皮囊要是太重挪不动王新博,就掷了它
可能的话总裁残情毒爱,飞出这圈子除虫大将军,飞出这圈子骚鸡公!”
终于刘羽琦整容,薛俨
他抛掷了疲倦负累的皮囊
永远翱翔在宇宙上空
览尽人世美景
访遍红尘古迹
给这世界以巨大惊骇
给他所从来的栖息处以永久光荣
或许他的生命只是个实体的幻梦
三十年的小住
不过是凡尘的一场旅行
梦境里那缱绻低回的诗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