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10-06 00:35:52   全部文章   0/69

2008年高考试题及答案毛主席隐居“滴水洞”11天,写给江的一封“预言书”曝光-商丘微社区生活

毛主席隐居“滴水洞”11天,写给江的一封“预言书”曝光-商丘微社区生活
关于毛主席在“滴水洞”与世隔绝11天时间的情况,在社会上众说纷坛,传得沸沸扬扬。的确,这11天,是毛主席思绪最复杂的11天,也是谜一般的11天。在这个“西方山洞”里,毛主席唯有的一次外出,不过走出洞口三百多米远。我把毛主席到滴水洞的前后情况记录如下。
在杭州,叶群秘告罗瑞卿
1965年10月,毛主席住在杭州汪庄。这里环境清幽,是一个休闲和思考问题的好去处。也正由于杭州山青水秀,中央的很多会议都是在这里召开的。我国的第一部宪法就是毛主席在1953年冬带一批文人在杭州起草的。
1965年11月下旬,杨成武同志住在杭州空军疗养院。一天,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约我到他那里去一趟。
接到电话的当天下午我就去了。
到了他的会客厅,见了面,没有说几句话,叶群笑容满面地进来了(叶群是1965年11月下旬来杭州的)。
叶群开门见山地对我讲,“我这次来,是林彪叫我带来一封面交主席的信,请你带去交给主席吧!”
我接过信说:“好高岛佑。我交给主席。”当即将信装进衣服口袋里。
这时,叶群神神秘秘地离开了会客厅蒙阴龙之媒,出去了。过了一会,她又折了回来,对我说:“我给林彪打了个电话,林彪说,信要我当面交给毛主席。”

我说:“好,你当面交。”我将信又还给了她。
当时,我琢磨不透,叶群怎么这样变化无常,这里面肯定有鬼。我心里老大不快。
这时杨成武对我说:“很久没有见到毛主席,很想看一看毛主席。”
我说:“我给你向毛主席报告一下。”
我没有别的事,便告辞了。
回到主席这里,我将上述情况向毛主席作了报告。
毛主席“噢”了一声,没有讲别的什么。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护士长吴旭君通知我,要我立即打电话告诉叶群,主席要见她,叫她快点儿来。
我给叶群打了电话,便站在大门等她。不多会儿,叶群来了,进了头道门,我对叶群说:“谈话不要超过两小时,主席还没有睡觉。”
谈话进行到两小时,不见叶群出来。我进去催了第一次,我说:“已谈了两小时了。”
到了三个小时,我进去催了第二次,我说:“已经三个小时了。”
时间已过四小时二十分钟了,我实在耐不住了,又进去催了第三次:“已经谈了四小时二十分钟了,主席该休息了。”
每次进去催他们结束谈话,主席都没有讲什么。他们谈到差五分钟五个小时,叶群才得意洋洋地走出来,眼里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三次催叶群,只能听到她的话头话尾,联系起来看,是叶群向毛主席告罗瑞卿的状。她对主席说:“我过去对罗瑞卿是毕恭毕敬的,没有想到罗瑞卿跟林彪的关系搞得这个样子。”
叶群又说:“罗瑞卿掌握了军队大权,又掌握了公安大权蒋雪莲,一旦出事,损失太大,他的个人主义,已经发展到野心家的地步,除非林彪同志把国防部部长让给他疯狂大地主。”“林彪的位子让给他没关系,但会不会发展到‘逼上夺位’的程度呢,我想是会的。主席,他是两眼盯着这个位置的。”叶群还罗列了罗瑞卿的一些罪名,她说:“罗瑞卿反对林彪‘突出政治’,他说,‘病号嘛,还管什么事,病号应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路’。”当天下午,叶群回到苏州。她在电话上向吴法宪说:我去杭州向毛主席汇报了罗长子(瑞卿)的问题。你不要外传。
虽然那时毛主席对叶群的这些话半信半疑。但主席对罗瑞卿的看法变了。
第三天,毛主席要见杨成武同志,我打电话通知后,很快成武同志来了。我陪他一块进去见主席,并告诉他:“谈话不要超过两小时。”
杨成武同志是一位非常恪守制度的同志,跟主席谈话不到两小时就出来了。
1965年12月上旬的一天,离开杭州来到上海,12月8日至15日,中央召开紧急会议,会前大家都不知道会议内容,在主席住地休息室等候。谢富治东张张,西望望,发现就剩下一个罗瑞卿总长没有来。于是就问:“罗总长怎么没有来?”
其他一些同志都站在一旁闲聊,没有谁去答理他。谢富治这边转转,那边看看,还是没有看见罗瑞卿同志,便又一次问:“罗总长没有来,是不是忘了通知他?”
叶剑英看他老在问这个事情,便说:“主席不会忘事。”看来叶剑英已经知道了一点来头。这次上海会议是解决罗瑞卿同志的问题,是头一次会议,是不可能让罗参加的。会上,主要说罗瑞卿反对林彪的问题,给他罗列了许多罪名,罗瑞卿一直不承认那些不实之词,再三说明自己是支持拥护林彪的领导。为此,罗瑞卿同志受了不少冤屈。
“九·一三事件”后,对罗瑞卿的问题毛主席作了自我批评皇冠家族,他说:“偏听偏信不好,我已是半信半疑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以后对罗瑞卿的冤案作了彻底的平反。
《二月提纲》收发内情
上海会议后,毛主席又来到杭州。
1966年1月倪旺,毛主席由杭州来到武汉,住在东湖宾馆。2月8日,彭真、陆走一、许立群等同志来武汉向毛主席汇报《二月提纲》的内容,当时毛主席问了一些情况,没有说不要发表。2月12日《二月提纲》下发了,这个文件我看过一遍,后来不知为啥又收回去了。
以后才知道,这个文件是彭真同志批发的。康生心里非常不舒服,他说:“这个文件没有给我看。”
很快,康生把这件事情告到毛主席这里来了。
康生要开会批彭真同志吸星宝典。他的想法是先避开彭真开个预备会议,统一一个口径,然后正式开会批彭真。但会前没有给毛主席商量好。四月的一天,毛主席要徐业夫秘书通知开会,他除了通知刘少奇、邓小平、康生外,也把彭真通知到了,两次会变成了一次会。这样,在会议上当面锣对面鼓,该怎样批呢?
康生在会上一本正经地说:“我反对《二月提纲》。《二月提纲》发出前没有给我看,我不知道,文件发了之后我才见到,这是彭真批发的。”
康生是一个精于权术的人,《二月提纲》是二月十二日印发全党的,康生看到势头不对,便见风使舵,进行反戈,极力攻击彭真,说《二月提纲》是“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文件”。
彭真同志说:“文件经过会议讨论、修改后,送康生看了才批发的,怎么没有给他看呢?”
会议开了半天,就围绕看没有看而争论,毛主席说:“把《二月提纲》收回来。”这样会议结束了。
参加会议的同志陆续走了出来,我站在大厅门口,康生冲着我阴阳怪气、没头没脑地说:“张耀祠,你今年多大了?”
我说:“我五十岁了。”
显然,康生感觉我是在装傻,于是没好气地说:“你不聪明啊?”
我顶了他一句:“我就是不聪明!”
后来,康生把汪东兴同志叫去了,问道:“今天开会,张耀祠怎么把彭真搞来了?”
汪东兴说:“这你不能怪他,通知开会、管文件是秘书徐业夫的事,张耀祠是主管主席的安全,这有明确的分工。”
第二天洛天依假唱,汪东兴把这个情况给我讲了。我感到这件事有必要给主席说明一下。当我给主席讲清事情的原委后,主席没有批评我,他说:“没关系vk克,让彭真来听一听,也好嘛!”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6月,毛主席决定去长沙。
传说中的“西方山洞”
在韶山西面,有三座山峰,南面是龙头山,北面是黄峰山,西面是牛形山,滴水洞就环抱其间。它占地约五平方公里,只有一条公路蜿蜒而至。它的豁口是韶山水库,深幽清雅。三面树木挺立,杜鹃火红。有两山陡立,过去原有一桥,桥下是一小溪,桥头边有一个山洞,即使是天于大旱,洞中仍滴水不断,回声悠扬,其韵如琴,这就是滴水洞。只因毛主席由东而至,所以称它为“西方山洞”。
毛泽东的祖祖辈辈都在这里辛勤劳作。当地人很迷信风水,毛主席的祖父也是很信这个东西的。
有一次,毛主席讲:“我的老祖宗就住在滴水洞旁边的虎歇坪,为了选择这个地方,请风水先生卜了11天时间。”
毛主席还讲:“为什么又搬到上屋场来了呢(即现在毛泽东故居)?我父亲早年还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他没有看重风水,而是看重了这一片的土地好。”
毛主席给我们讲了一件趣事:他的祖父毛翼臣有一个哥哥叫毛德臣,他们在虎歇坪干活时,发现这个地方很干燥,任何时候的雨水都淋不到。毛主席说:“他们活着就在考虑死后的归宿,二人都想埋在这里。还不仅仅因为这里干燥,因为他们请了一个风水先生看了的,说这里是一个风水宝地,正好在 ‘龙脉’上。于是两兄弟争吵不休。”毛主席笑着说:“我看这个风水先生既会挑拨离间,又能平息一些事情,他说: ‘这块土地告诉我,你们二人谁先死谁就埋在这里。’奇了,风水先生还能与土地对话。”他还说:“只有在封建时代是这样,谁愿意早一点死呢?死是一种自然规律,谁又控制得了呢?”
毛主席非常沉静地讲道:“不过,老祖宗是不能忘记的,我至今还很怀念我的母亲,我母亲非常善良,非常慈祥,济困扶贫,爱老怜幼,我不能忘记她啊!”
毛主席讲这一番话黑色神幻,两眼含着泪光。谁能理解主席的这一孝母之心呢!有一次,主席看韶山县志,他说:“蒋介石要挖我的祖坟,这是失民心嘛,失民心者失天下。”主席在讲这话时,是很得意的,因为中国共产党最终胜利了,打败了蒋介石。同时,从另一个方面看,毛主席是很讲民心的,他有一颗慈祥的心。
在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中,截断了山沟,滴水洞不复存在了,但两山相夹,仍是一个大洞。毛主席对滴水洞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的很多亲人去世就埋在这一带山上。
毛主席喜欢这个地方,夏日凉风习习,气候宜人,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1959年6月26日,毛主席回到了阔别三十二年的故乡。陪同主席一块去的有公安部部长罗瑞卿、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等同志。那一次,我没有去。但后来得知主席对湖南省委有一个建议,他对周小舟说:“你们省委研究一下,在这个山沟里修几间茅房,省里开个会,其他领导来休息一下也可以嘛!”
毛主席又讲:“我老了回来住一住。”
毛主席讲修几间茅房,两年后变成了几间别墅。
在滴水洞的万绿丛中,有一座青灰色的四屋脊的平房,那就是被称作1号楼的房舍,是毛主席的下榻处。1号楼背着毛家的祖坟地,由坟地延伸而至,面朝龙头山,似乎也有风水先生测定。房屋倚山而建。房内的会议厅,还有两套住房。一套是主席住的,另一套是江青住的。但江青从未来这里住过。两套住房包括办公室、卧室、卫生间。从1号楼通过2号楼的回廊,有数间偏房,为卫士、服务员所居住。1966年我随主席南巡,就住在2号楼,是跟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高文礼住在一起的。2号楼是两层楼的客房,共有24间。3号楼有数层,就在进洞不远的山脚下,距1号楼和2号楼约有六百米左右,是主席的警卫中队、省委接待处的同志留宿地。

在60年代初,滴水洞一度成为禁区。修建它的时候,被称为“二○三”工程,对外是绝对保密的。修成后,除个别领导同志在此小住外,一般的人不得进入。由此,本来就很神秘的滴水洞,越发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毛泽东走进“西方山洞”
1966年6月16日,我们随主席乘专列离开了风景秀丽的杭州,当日到南昌住了一晚。
17日,列车直奔湖南长沙。在九所六号楼住了一个晚上。
这是毛主席继1959年的第二次回故乡。那一次傲世衍天,他写下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这一回他又要写下一些什么呢?我们揣摸不透,但是可以看出,主席是有心事的。当然,如果从表面上看,主席是要避一避这闹哄哄的世界。
6月18日,下午3时,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高文礼和接待处处长肖根如陪我们一道直奔滴水洞。
主席坐在一辆吉姆车上,我同高文礼坐在前卫车上,走在主席的前面,主席的一前一后均有轿车。一辆大客车尾随在后,那上面坐的是随行的警卫人员。
到了洞口, 8341部队一部分进了3号楼,我和高文礼、钱嗣杰及部分警卫部队住进了2号楼,毛主席住进了1号楼,都是我们事先安排好了的。毛主席下了车,沿着1号楼边走边看,抬首望望葱绿的群山,他高兴地说:
“这个洞子天生一半,人工一半,怕是花了不少钱哪!既然修了,就要管理好,不要破坏了。”
当时,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高文礼跟我一起住在2号楼,一块保卫毛主席的安全。同时,也作了明确的分工,在滴水洞外围的高山要道,由当地的警卫部队负责,内卫警卫由8341部队负责。
时值仲夏,气温较高,滴水洞别墅没有冷气设备。肖根如处长亲自从长沙用卡车拉来几个大木桶和几块冰,分放在木桶里,用电风扇把冰块吹融变成冷气,使室内温度降低。
毛主席看见很高兴,他幽默地说:“这种‘土空气’不错嘛。” 主席在“滴水洞”思考什么?
在滴水洞里,我没有看见他写下什么东西。其它工作人员也都没有见到。
毛主席在滴水洞,任何外人都不见,除了看书、批阅文件外,就是思考问题。他有时拿着书躺在床上看,有时又像烦躁不安。按照主席的习惯,一有重大事情,一般不出来散步,或者散步时间很短。我们一般没有什么事,是不会去打扰主席的。那时主席对林彪既有看法,又有些宠爱。在每天所看到的材料中,都有林彪吹捧主席的话,主席看了非常不自在。特别是林彪讲的“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主席抱着疑惑的眼光自问道:“我的话真有那么管用吗?”他说:“为了打鬼,借助钟馗。”“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他的这些话,都写进了他给江青的信中了。
毛主席在给江青的信中说:“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有些反党分子,他们是要想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而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 (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有多次扫除。”他要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的决心已经下了天神魔煞,他说“烧一烧官僚主义,但不要烧焦了,烧焦了就不好吃了。”
我认为,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其指导思想、需要发动的规模等就是在滴水洞中形成的。毛主席还说:“这样的运动时间不能太长久了,两三年足矣!”但那时,毛主席没有想到,这场运动竟然被林彪、陈伯达、康生及江青“四人帮”一伙野心家、阴谋家利用了去,做了大量的坏事,后来毛主席也控制不了他们了。
唯一的一次外出,不过离洞口三百米远
主席在滴水洞也想到了游泳。1959年他去过韶山水库游泳,这次主席是不是还要去游呢无限装殖?
这天,主席叫我去了,他说:“耀祠,你去看看青年湖能不能游泳?”我说:“好吧。”
我没有带任何人就去了青年湖。说是湖,其实是一个大水库,把两山之间筑起一个大坝,这样储了很深的水,黑压压的,水面清澈,难以见底。
我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拿了一把锄头,在水库旁边的地里干活。他见我在观看水库,便叹了一口气,说:“修这水库,把上面大片的土地给淹了,这些土地都是很好的土地,如果毛主席知道的话,他是绝不会同意的。”
回到滴水洞,我对主席说:“青年湖是可以游的,水面很清李端棻。”我说:“我在那里碰到了一个农民。”于是我把这个农民所讲的话学了一遍,讲到毛主席“是绝不会同意的”时,主席“嘿嘿嘿”地笑了。
一向有游泳爱好的毛泽东,却没有去游泳。叫我去看了青年湖,我说可以游,但他也没有去。我知道主席的脾气,我要是说不能游,主席很可能非去游不可了。当然,这次来滴水洞也许有着别的思想情绪上的因素,主席也没有去韶山水库游泳。

主席没有离开过滴水洞,要说离开,也只不过有三百米远。
22日上午,主席看见大门口旁摆着一个轮椅,感到很有趣,想坐一坐,出去转一转。
从1号楼出来,我和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高文礼、中办警卫局处长曲琪玉、新华社摄影记者钱嗣杰四人陪同,由曲、高二人推着轮椅。毛主席坐在上面,有一种天真的童趣。
马路左侧紧靠大山,上不去。马路右侧是一条二十米宽的深沟,一条小溪流过,水很小。再往右,仍是大山,大雨滂沱时,山洪直泻而下,汇入这条小溪,轰轰作响,直往韶山奔去。
毛主席坐在轮椅上,左看看,右瞧瞧,都是青山和溪水。群山依旧,溪水如常,他没有多少兴味了,说:“哎,我们还是往回走吧!”
这样,我们推着主席从原路回来了,最多不过三百米远。
这期间,毛主席同我们照了一张像,这张像,我至今还珍藏着。

“又要到白云黄鹤的地方了”
毛主席住在滴水洞,湖南省委有意把工作会议安排在离滴水洞较近的韶山宾馆召开郑开德。湖南省委书记王延春得知毛主席28号走,便请主席跟他们开会的同志照个像,毛主席欣然同意了。
26日下午,毛主席在滴水洞1号楼前,接见了湖南省委开会的全体同志,并一块合了影。工作人员向我提出“我们大家都想和毛主席照个像。”我对他们讲:“你们等着,我向主席说说。”当我向主席提出大家的愿望时,主席说:“好嘛!”
28日上午,毛主席同省委接待处的工作人员照了像。这时,他对大家讲道:“你们走吧!”
说着又进了1号楼,坐下来,点上烟。服务员见主席又折了回来,便急忙给端上茶。主席呷了几口,把烟灭掉,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滴水洞。
在长沙大托铺铁路支线上了专列,主席自言自语地说:“又要到白云黄鹤的地方了。”
他显得很沉闷的样子。
6月28日,到了武汉。直到7月16日,主席才正式公开露面。他在武汉接见了几批外国客人。
在武汉期间,主席给江青写了一封信,信的思想显然是主席在滴水洞思考的结果。
说是给江青写的,但主席还是给王任重同志看了。当时周恩来不在武汉,没有先给周恩来看。
为什么主席把政治问题,采用家书的形式写给江青,我认为里面主要阐明左、中、右的现实和这种政治现象的未来归宿,而这时的林彪正在成为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同时林彪大吹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这两个问题毛主席都不便于公开讲。江青那时是“文革”小组领导成员之一,给她写信是让她对政治问题敏感一些,做到心中有数,也提醒江青注意自身的缺陷李恰。
为了让大家比较详尽地了解这一段历史,现将毛主席给江青信的有关片断摘录如下:
江青:自从6月15日离开武林(注:杭州)以后,在西方的一个山洞(注:滴水洞在杭州的西面、主席由杭州而去)里住了十几天,消息不大灵通。二十八日来到白云黄鹤的地方(注:有诗写武汉“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兴味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我的朋友的讲话(注:林彪五月十八日,在政治局引用了古今中外大量的政变事实,要求全党高度警惕,章慕良并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当时主席看了就很不舒服。历史就这么怪,强调警惕政变的人到头来自己搞起政变来了),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注:《毛泽东选集》),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
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迫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后两句,正是指我。我曾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读过这几句。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四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水濑名雪。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旭。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我劝你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经常想一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这个问题我同你讲过不知多少次,你还记得吧,四月在上海还讲过……中国如果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老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演习……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久不通信,一写就长,下次再谈。
毛泽东七月八日
毛主席的信写毕,叫秘书徐业夫抄了一份留存,原信寄给了江青。然而,江青不但没有帮上毛主席的忙,反而所作所为与毛主席背遣而驰。她接到主席的信后,感觉自己不得了啦,变得猖狂起来了,成了一位“复仇女神”,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灾难。
毛主席这封信,已不失为一部“预言书”。林彪出逃后,中央把这封信作为批林整风的会议文件下发。于是,毛主席这封信便显得“高瞻远瞩”了,人们说,毛主席对林彪看得太透了。
这是一封不平常的信。它的重要性,不亚于《“五·一六”通知》。它是毛泽东一篇内涵广泛而又深刻的著作,是关于“文革”的重要著作。可是,它却不像他的别的著作那样容易理解,容易读懂。大抵是由于内中许多思绪还不能公之于众,甚至还不能告知政治局的委员们,而他又以为这些在滴水洞中沉思的结果应当写下来,留存下来。思之再三,最恰当的形式,便是以写给妻子的信的形式来表达——这是一封具有“政治遗嘱”性质的信。毛泽东此信,从论二十世纪中国的过去,评述眼下中国的“左派”、“右派”和“中间派”,又预言他死后的中国的未来。这是一篇道出了“毛泽东战略”的不寻常的信。他把这一切写给江青的信中,既表明了他当时对江青是充分信赖的,又表明了他可信赖的人已不多了。
毛泽东写罢给江青的信,曾在武汉给周恩来和王任重看过。这表明毛泽东对周恩来、对王任重是信任的。毛泽东多次来武汉,向来只通知王任重一人。毛泽东行动机密,路过一些省、市时,往往不喜欢当地首长迎送。王任重例外,每一回毛泽东路过武汉,总是告知王任重,他前去迎接或欢送许怀欣。
周恩来阅毕,2008年高考试题及答案向毛泽东提出重要建议:此信可否给林彪看一下?因为此信中尖锐地批评了“我的朋友”林彪。周恩来想借助毛泽东此信,提醒一下林彪,不要“吹”得太过分。
毛主席同意了。
此信曾使林彪吃了一惊。阅后,当即向毛泽东表示悔悟之意。
鉴于林彪已有所表示,何况林彪正在成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接班人”,毛泽东下令销毁了此信原件。
不过,此信保留了一份抄件。
在林彪倒台之后,1972年5月中共中央召开批林整风汇报会,此信作为会议主要文件印发,于是才为世人所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