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4-30 22:01:00   全部文章   0/138

jj斗地主下载男人被含住的一瞬间有多震撼...多刺激......-言情网

男人被含住的一瞬间有多震撼...多刺激......-言情网

房间门口,顾筝局促不安的扯着衣角,低头看自己沾了泥土的白色浅口皮鞋,惴惴的不敢多走一步。
“进来。”秦子誉边走边脱西装,右胳膊上的白色衬衣被刀子划了很大一个口子,殷虹的血浸透了半边胳膊,红的触目惊心。
顾筝眸子一紧霍炽昌,急急的脱掉鞋子,光着脚奔了过去,她捧着秦子誉的胳膊,双手剧烈的颤抖起来,强忍着克制住自己心底里因为曾经那件事遗留下晕血的恐惧,“你流了好多血!”
顾筝说着眼泪忍不住含在眼眶里氤氲。
母亲重病住院需要巨额医药费,她每晚到酒吧打工,为了节省时间回去照顾母亲时常走酒吧旁边的小巷回医院,没想到今晚倒霉的遇到流氓,而且一下还是三个。
要不是眼前的男人恰好经过救了她,她不敢想后果会怎样。
“拿药箱。”秦子誉淡漠道,推开她坐在沙发上,奢华的黑色皮质沙发为他平添了一份清贵、冷傲。
顺着他的视线,顾筝看到紫檀木的木架上摆着一个大的有些夸张的药箱,赶紧的转身去拿。
“等等。”秦子誉叫住顾筝,看了她一眼沾满了血渍的连衣裙,嫌弃道,“先洗澡。”
顾筝的手指停在距离药箱一厘米的距离,低头看到自己衣服上已经干涸的血点,脸颊涨的通红,转身讪讪道:“好。”
看着浴室门关上,秦子誉眼底闪过复杂的思索。
温热的水顺着头顶倾洒而下,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顾筝眼前和脑中都是白茫茫的水雾。
好一会儿,她抹了一把眼睛,隔着腾腾水汽看到挂在架子上的男士衬衣,脸颊倏的滚烫起来。
衬衣很大,套在顾筝身上空荡荡的,刚好能盖住屁.股,外面露出一双莹白如玉的小腿,湿漉漉的头发带着几分凌乱,衬的她小脸宛若出水芙蓉。
“咔哒!”
她拧开浴室门,伸出脚感到凉意,又本能的瑟缩回来,正在这时,手机“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
顾筝心里一紧,转身从挂在一边的衣服里掏出手机,刚接通,那边就传来妈妈焦急的声音:“小筝严茜子,你怎么还不回来?”
“妈,我还在加班。”顾筝扶着门框,让自己的冷静下来姚新义,“大概要很晚,所以今天晚上在同事家休息。”
那边,顾妈妈心疼道:“你别太辛苦自己了……”
“32床该交费了,不然明天就要停药了!”
忽然闯进来的声音打断了顾妈妈的话,顾筝赶紧道:“妈,您放心,我今天做了一个大case,明天我就去医院缴费。”
很大的case?说的是他?
门外,秦子誉嘴角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顾筝的沉思,她拉开浴室门,正对上男人黑曜石一样的眸子,一时愣住。
这会儿,她才将秦子誉的五官看的清楚,这个男人生的很好看、很冷、很熟悉。
他绵长的眉眼如刀刃金贤正,泛着幽幽冷光,薄薄的嘴唇抿成生硬的直线,像是丹青大师一笔一划仔细琢磨后才落笔描绘出来的一般。
“我找不到衣服换……”顾筝不自在的扯了扯身上的衬衣,低头的时候,眼角瞥到他胳膊上的伤口,赶紧道,“我帮你包扎伤口?”
秦子誉眯了眼睛打量顾筝,她瘦削的身材包裹在宽大的衬衣里,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肩膀,有水珠顺着脖子流进敞开的衬衣领口,停在锁骨上颤了颤,最后滚进更深处的大好春光中。
他喉结滚了滚,转身坐回沙发,看了一眼还愣在原地的顾筝,淡淡道:“过来。”
顾筝来不及想太多,光着脚跑去拿酒精棉和消毒水,半蹲在他身边,仰着白皙的小脸轻声道:“可能会有点疼,你忍忍。”
伤口很深,皮肉外翻,即使周边的血迹已经干涸,看上去依旧触目惊心。
她皱着眉头小心的擦拭伤口周边,又用消毒水在伤口上消毒,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好像她也很疼一般李容奎。
“这几天不要碰水。”顾筝一边仔细的缠绷带一边细心叮嘱,“最好去医院让医生看一看。”
秦子誉“嗯”了一声,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顾筝天鹅颈一般优美的脖颈,沿着白皙的弧度向下是一片影影绰绰的雪白春光。
“好了。”顾筝打好个结,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抿了抿唇仰头看他:“刚才在巷子里,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
灯光下,她黑水银一样的眼睛熠熠闪光,秦子誉另一只完好的手崔东俊,捏着她下颌:“现在报答怎么样?”
“我……”顾筝心里一慌,踉跄着起身,但因为蹲的太久,脚底发麻,反而将自己直接扔了出去。
她来不及惊呼,下一秒钟就落进了一个萦绕着男性荷尔蒙味道的怀抱。
顾筝趴在秦子誉的膝盖上,身子前倾,衬衣下的翘臀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玉腿摇摇晃晃不能落地。
她脸颊涨的通红,声音如蚊蚋一般:“让我起来。”
秦子誉玩味的扯了扯嘴角,一手扶住顾筝的腰,用力一翻,她就稳稳的坐在了他的怀里。
“你想干嘛?”顾筝脸颊涨红,她挣扎不安的身体扭动的更厉害,想从秦子誉膝盖上跳下来。
秦子誉眸子一紧,哑着嗓子道:“别动!”
秦子誉的动作着实吓到了顾筝,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说这种报答,等我以后挣了钱再……你放开,我要走了。”
“欲擒故纵?”秦子誉扯了扯嘴角,眼底翻起复杂的情绪是,沙哑性感的声音不高不低的传入顾筝的耳朵里,“你的手腕和眼光都不错。”
顾筝一怔,反应了一会儿明白秦子誉的意思,被羞辱的愤怒一下冲到了脑门,她更加用力的挣扎:“我不是……”
“听着,两百万。”秦子誉打断顾筝的话,缓缓道,“我需要一个你这样的妻子。”
顾筝一怔,忘记了挣扎,妈妈得了癌症,需要一大笔钱。
即使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可那点微薄的薪水还是常常让她觉得绝望。
顾筝脑中做着快速且复杂的斗争,最终一直驻留在心中的那抹温暖身影还是没抵不过母亲病重的倦容。
没有什么比妈妈恢复健康,留在她身边更重要!
她深吸一口气将脑海中温润的俊脸彻底摒弃出去,抬头目光再看向秦子誉时做了决定:“好,我答应。”
秦子誉“嗯”了一声,手指落在顾筝身上衬衣的纽扣上,鼻端喷出的热气像是要将怀里粉雕玉琢的人融化成一滩水。
“我、我还没准备好。”顾筝紧张的不能思考,一把抓住秦子誉已经探进她领口的手,电光火石间想到一个合理借口拖延:“我们要不要签一个协议?”
“不需要。”秦子誉将怀里的人翻身压在沙发上,挑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他看上的人从来不可能跑出他的手掌心,“我没那么俗气。”
顾筝双手抵在秦子誉的胸口,心跳的厉害,脑子里的理智一点点退去,只能感觉到秦子誉扯掉了她身上宽大的衬衣,他像是一把熊熊火焰,分分钟钟将她燃烧成灰烬。
光裸的后背贴在真皮沙发上,忽然而至的凉意让她忍不住一哆嗦,秦子誉离开她的身体,打量着身下唯美如雅典娜一样的女人,弯腰捞起怀里的女人抱在胸口朝卧室走去。
顾筝又羞又恼,但为了维持不摔下去,不得紧紧缠着他的身体,像藤萝缠着绿树。
肌肤毫无阻碍的紧紧贴在一起,她的柔软挨着他的厚实,灼热的感觉让人一阵阵眩晕。
“我……唔……”
顾筝没说出的话被秦子誉的吻完全堵了回去,挣扎了几次,终究还是没有挣脱。
在昏沉沉的理智中,她猛然想起他为什么这么熟悉。
秦子誉,QC的缔造者,一个年轻闪耀的商业奇才。
凉风撩/拨着床边的窗帘,却不抵室内的旖旎春色。
第二天一大早,从民政局出来,顾筝成了秦子誉法律上的妻子。
顾筝捏着红色的小本本,感觉火苗从指尖烧到了全身各处,慢慢的脸颊也跟着滚烫了起来。
昨天他说不用签协议,想来是因为结婚证比协议更可靠。
“这张卡有两百万,没有密码。”秦子誉收走顾筝手里的结婚证,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她,淡淡道,“你现在可以去医院给你妈妈缴费。徐砺寒
顾筝的视线落在那张黑色描着金边龙卡,抿抿嘴唇接了过来攥在手里,卡片的棱角硌的手心疼,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为了妈妈,一切都值得。
“我送你去医院。”秦子誉微蹙眉道,这个有些魂不守舍。
顾筝赶紧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她还没想好怎么跟妈妈解释,秦子誉忽然出现会吓到妈妈。
秦子誉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转身上车离开。
黑色的宾利汽车渐渐消失在视线,顾筝才虚脱似的跌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她愣愣的看着手里的银行卡,眼底闪过痛苦的挣扎。
凉凉的晨风吹过,她才猛然清醒,掏出手机找出那个早已经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手指颤动,敲出一行字。
“我们分手吧。”
点到“发送”键,她的心一阵阵抽痛,咬着嘴唇屏住呼吸将那个电话号码拉黑。
对不起。再见。
一年后。
“啪!”
肩膀被人猛的一拍,顾筝受惊的回头,正对上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脸色一冷:“李主管,什么事?”
天色渐暗,她想起一年前的事情不觉失神,不察李强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办公室。
“上班时间不务正业,看着窗户发呆?”李强盯着顾筝白皙的脖颈,喉结滚了滚,凑了脸过去暧昧道,“想谁呢?”
顾筝是报社里最漂亮的女职员,他早就明里暗里的暗示过她很多次,可她一直不上道。
“我要下班了。”顾筝看了一眼时间,收拾东西拎起包就走。
李强拦住顾筝讥笑道:“顾筝,你不会是被有钱人包/养了,着急去私会吧?”
“你闭嘴!”顾筝气急,攥着的包的手不停发抖,“李强,我可以投诉你的!”
李强打量着顾筝,“啧啧”道:“这么生气?难不成我猜对了?说吧,要多少钱,你肯陪我一夜?”
“你混蛋!”顾筝气恼的用力推了一把李强泰伯利亚之日,抓起包朝门口跑去,后面李强穷追不舍。
追到公司门口的时候,李强拦住顾筝,伸手去抓她的胳膊,恶狠狠道:“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滚!”顾筝气的浑身打颤,抬脚朝李强踹了过去,趁着他躲闪的时候急匆匆转身跑出去。
一辆黑色的宾利汽车缓缓开过来白梅瑛,停在公司门口,顾筝一步几个台阶迈下去,一把拉开车门坐进去,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那个李强就是疯狗一样,遇到她总要狂吠几声。
秦子誉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轻轻敲了几下,淡淡道:“对别的男人,你倒是活色生香。”
他声音低沉杂贺力王,和平时相差无几,但仔细听,还是可以甄别出不悦来。
顾筝愣了一下,才明白秦子誉是看到自己和李强的纠缠,闷声道:“正当防卫也算活色生香?你们男人不都喜欢温和、温顺的女人。”
她和秦子誉的婚姻关系有一年之久,她安分的扮演好隐匿在暗处的身份,和秦子誉一直相安无事。
秦子誉冷哼一声:“你的确温和,已经温和了一整年,没想到对待别的男人倒是与众不同。”
一年来,顾筝像一杯温温的水,没有冰点没有沸点,做好他安排的一切事情,小心的迎合他的喜好。
这样的顾筝,常常让他有一种无力的烦躁和恼怒,却又偏偏挑不出她的错处。
察觉到秦子誉的不悦,顾筝在心里叹口气,松开攥着的手指侧过脸,淡淡笑:“最近报纸上都是你的新闻,听说你和新近的娱乐明星艾菲很亲近?”
软软的声音带着几分责问的娇嗔,隐隐像是吃醋的女友在撒娇。
秦子誉蹙着的眉一下松开,甚至不自觉的弯弯嘴角惊恶先生,觉得像有轻柔的羽毛将心底那些蠢蠢欲动的躁动扫的干干净净:“你在吃醋?”
“难道不是事实?”顾筝故意歪着头问道勾心游戏,扁扁嘴,“还有某个集团的千金小姐,据说要和QC总裁联姻,秦总说是不是真的乐动舞指?”
秦子誉眼神闪亮,语带笑意:“我们去医院看你妈,顺带一起吃饭。”
顾筝“哦”了一声,扭着身子看窗外,一副赌气不想和秦子誉多说的样子。
秦子誉嘴角弯弯,心情愉快的启动汽车。
从医院回来,顾筝去浴室洗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秦子誉正坐在床上看书。
“我好了,你可以去了。”顾筝轻声道大宋绯闻录,脸颊被蒸汽熏的红扑扑的,显得眼睛分外明亮。
秦子誉抬头的瞬间,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这样的顾筝恰似水芙蓉一般清丽,不觉小腹一紧,眸色幽深的冲顾筝招手:“过来。”
两人朝夕相处一年,顾筝早就熟悉了秦子誉的每一个眼神,顿时脸颊滚烫,一点点的磨蹭过去,挨着床边坐下来,借着擦头发掩饰自己砰砰直跳的心。
“什么事情纪倩儿?”她的声音也像是被水洗过一样,软糯湿润。
秦子誉扯了顾筝的毛巾丢到一边,双手用力将人抱在自己膝盖上,洗发膏的清新味道扑鼻而来。
他咬了咬顾筝的耳朵:“你好香!”
顾筝闻言,只觉得脑子里“噌”的升起一团火,蠢蠢欲动的要将她的理智烧成灰烬。
“别闹。”顾筝推了一把秦子誉,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毛巾,“头发还湿呢。”
秦子誉眼底烧着灼热的情yu,见顾筝脸颊绯红,先她一步将毛巾拿到手里:“我帮你。”
顾筝一怔,秦子誉已经捧了她一把头发开始擦,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动作十分不熟练,常常不小心扯到顾筝的头发。
“唔,好疼。”顾筝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嗔怪的看了一眼秦子誉,抱着毛巾躲的远远的,“我自己来。”
被他这样擦下去,不知道头发要被扯掉多少。
温馨的灯光下,顾筝侧身而坐,头发全部被撩到一边,她微微侧脸,捧着毛巾轻轻的擦着。
看着她温润美好的侧面,秦子誉只觉心里软软的厉槟源,像是最轻的风慢慢吹了过去。
房间里的温度在不知不觉中升高许多,等顾筝不经意的回头一下撞进秦子誉幽深灼热的眸子。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更加精彩jj斗地主下载,继续阅读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