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10-23 23:12:48   全部文章   0/50

k464男欢女爱这种事儿,原来还有这么多花样……-十分刺激

男欢女爱这种事儿,原来还有这么多花样……-十分刺激

导语
他精壮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的肌肤,被他咬住耳垂那瞬间的冲动化成了一声糯软的伸吟……强烈的窒息感令她像是溺水的人小手下意识的紧紧的抓住他身上凌乱不堪的衬衣一声声的喘息……

中东某国 金碧辉煌的拍卖大厅里热闹非凡。 在坐的人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国籍不同种族,个个非富即贵,身家过亿。 这里的人每个都带着面具,只能看得到半张脸,谁都不认识谁。 这样一来保密工作就做的十分的轻松。 他们要拍下的并非是古董字画雾岛翔子,而是年强漂亮的女人。 每个人脸上都是会压轴拍品翘首以盼的表情。 水晶灯照耀下的每个人似乎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这压轴拍品的风采。 “下面请出我们今晚最后一件拍品,没错,正是大家翘首以盼的压轴拍品。”随着主持人温和的声音,舞台中央升起来一个用黑布遮住的大箱子。 拍卖厅的贵宾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都盯着那个被还不去遮住的箱子。 不知又是怎样的一个尤物,能被定做压轴拍品。 悬在天花板的数十盏水晶灯在灯光师的调节下渐渐的变得微暗,而将聚焦的灯光都找在舞台的大箱子上。 “此拍品起拍价为一千万,每提价一次黑布就提升十公分,各位贵宾,请出价吧。”主持人灿烂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个数字的人无一不被惊一跳,他们并非是缺钱。 只是这个起拍价未免太高了,之前拍卖的女孩成交价最高的也就五百万。 这个压轴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美人,值得了这样的价格? 有了这样一个好奇心,猎人想要捕得猎物的欲、望就变得强烈起来。 “一千五百万!” 有人喊价,然后众人看到黑布提升了十公分,不过玻璃箱的底盘太厚,只看见半个手臂。 虽然只有半个,单着被灯光照的十分清楚明亮的手臂白皙滑嫩,在灯光下泛着青春活泼的光芒。 拍卖厅开始沸腾起来。 “两千万张春旺!” 黑布提升了十公分马大帅第二部,露出她雪白细长的腿以及漂亮的脚踝,如流水般的线条感引得不少人心头都点燃了一团火。 果然是人间极品,现场的气氛越发的热烈起来。 “三千万!” …… 随着不断的加价,玻璃箱中的女孩几乎完整的露出来。 很年轻的女孩,安静的躺在玻璃箱中,干净的像沉睡的天使。 “四千万!” 贵宾们的报价越来越高,谁都行看看这个天价女孩长什么样子。 然而如藻的长发巧妙的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脖子上挂着水晶制作的项链,虽不名贵,但恰配她的气质。 首排贵宾席里的男人目光接触到他啊脖子上的项链时,眸色一沉,大手不由得紧握在一起。 “两个亿!” 他懒懒的喊了一个天价,再也没有谁跟上了。 花两个亿买个女人? 男人目光锁在舞台中央的玻璃箱里。 却仍旧是气定神闲的模样。 就算是天使下凡估计也值不得这个价吧? 本来不过是玩玩冷帝血后,花这么多钱就显得太认真了崔志广。 全场沉默片刻之后,都纷纷的放弃叫价。 沐晗音醒来的时候,睁眼就是一片漆黑。 触及到大床的柔软,才意识到自己躺在了陌生的地方。 自己的床哪有这么舒服。 本能的要从床上爬起来,只不过是翻了一个身,浑身就像是被压着一块石头似的,怎么也动不了。 她记得被高利贷追债的,她是掉下山了,她是被人救了还是被高利贷的人抓住了? 她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若是进了高利贷的狼窝,那可就十分的麻烦了。 正想着如何从床上下去的沐晗音听到开门的声音。 她寻着声音看过去,仍然是一片漆黑。 但是能够肯定的是,门一定在那个地方。 “谁?”她沙哑的问严成方。 回答她的只有皮鞋走在地板上的声音,她的心倏地升起一股凉意。 随着脚步声逐渐的靠近,她的心一点点的提了起来。 整个房间都安静的可怕,她莫名的觉得自己就像是待在一间无处可逃的牢房里 床头的灯被点亮,沐晗音努力的抬眼看着窗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男人。 灯光比较黯淡,可这个男人带着面具,给人的感觉是残忍的,甚至是冷酷的。 她能想到也只有高利贷的头目,咽了咽口水,她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男人俯身,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染着冰霜,惊得沐晗音心头一跳。 “怎么?不记得我了?”男人俯身,低声薄凉的问她。 微凉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带着一种别样难以言说的情愫。 然后男人的目光便落在她晶莹的小脸是上,唇角莫名的扬起一道弧度,亦是冰冷的。 “你,你是谁?”沐晗音下意识的就要躲,男人却一把按住她雪白的香肩。 男人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掠过她精致的锁骨抚上项链。 “花了两个亿买了你的人,你说我是谁?”他的声音如他身上的气质一般冰冷。 沐晗音脑子里掠过一道闪电,两个亿?买了她? 难道自己这样躺在这里是为了供他玩乐的吗? 沐晗音借着微光看着他的眼睛彼得二世,就像无法自拔似的,久久的移不开眼睛。 为什么会有那么熟悉的感觉?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他这样矜贵的男人怎么可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这是违法的。”沐晗音倏地出了这么一句。 男人的手顿了顿,然后将头低的更低一些,细细的打量着这个自己阔别三年的女人。 眼睛很美,就像一汪湖水撒着月光。 “违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他清冷的一句将木晗音所有的勇气都打回原形。 她这是被什么男人给买了,怎么有个羊入虎口的感觉文世轩。 男人的指尖微凉,可是所到之处却又能让她的身体感到微妙的热度。 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现在危险的处境了,但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你一定是在想着如何才能逃出去,是吧?”男人的语气很淡,但一语中的。 沐晗音心头一惊,抬眼就去看他深沉无光的眼眸彦摩吕 。 她没说话,水灵的眼里闪烁着一些类似于倔强的光芒。 男人瞅着她这双极美的眼睛,越发得寸进尺的靠近,温热的气息顺着脸颊流落到脖子里。 一股子热气从丹田“噌”一下涌上来,却又一闪而过。 他垂着眼眸,盯着她雪白的香肩,粗砺的手掌缓缓的抚过她光洁的皮肤。 她眼中是强烈的压制愤怒就爱耍心机,他看到了,但他享受她这个眼神。 沐晗音的手紧紧的攥着床单柔软的面料,伸手就要去推开他。 而他只是灵巧的一躲,反而扣住她不安的手腕将她拉直胸前,垂着眼帘,优雅如猎豹般的盯着她。 他由上至下的打量,深邃漆黑的眼眸渐渐的凝聚起一些灼热。 她如藻的长发尽数落在背后,露出她光洁精致的小脸。 这么近的距离,彼此的气息互相纠缠,沐晗音感觉到自己的脸很烫,伸手再次一推,结果自己却被他狠狠地揽住压在怀中。 他闭眼深深地嗅了一下她身上的味道,真是让人觉得怀念,还是能这么香甜。 “你、你干什么?”她紧张的声音发颤,而男人大手划过她的后背。 她又一次感觉到身体内的一股火突然之间的窜了起来,凶猛且无法控制。 小手紧紧的抓着他名贵西装的面料,在手心里攥成一团。 小口小口的呼吸着,那是她很陌生的感觉,那股火在身体不受控制的横冲直闯。 几乎快要将她烧成灰烬了。 “都买了你了,你说能干嘛?”他拉开她后背的拉链,大手抚上她的后背,掌心的温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烫人。 他的手动作很轻,k464仿佛是很怜香惜玉一般,可沐晗音感到口干舌燥的厉害。 她本想推开她,奈何自己的手僵硬的厉害,实在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连抬起来都困难不已。 小嘴一张狠狠地要在他的胳膊上,使劲力气的咬他。 男人皱眉许可嘉,收回了自己的手,沐晗音本想借着这个机会逃走。 然而自己不过艰难的爬了一步变被他拽了回来,她整个人宠你摔了回去,撞进大床里,他猛的低身下来。 她别过脸看到床头柜上的花瓶,忽然半眯起眼睛,似是想到了什么。 “来,再跑啊。”他按住她的手倏地一松,语气徒然变得愉悦起来。 富有磁性的声音荡漾在耳边很是悦耳动听。 明知道是他故意的,但她还是翻身要起来,手自然而然的伸到了床头上的花瓶。 整个房间暧昧的气氛突然之间被破碎的花瓶声打碎了。 男人余光瞥了一眼碎在地上的花瓶,挑着唇角回头看她。 脱了西装的外套,缓缓的解开自己的领带,松开袖口的口子,使整个人放松起来。 沐晗音这一次不再是想着逃跑而是如何的将手伸到地上去拿花瓶的碎片。 如果拿到碎片,那么兴许就能解救自己,她还有妹妹,所以只能是割断他的颈动脉了。 西装扔在地上,恰好盖住了碎片,沐晗音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手还没能伸过去,他便将她的手拉走了。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很失落啊?”他俯身过来军神李翔,薄凉的气息里夹着几分难分的邪气和狂妄。 高傲的如同自己握住了整个世界,自己想干嘛就干嘛。 手掌爱不释手似的划过她的后背,沐晗音浑身一颤。 下意识的就要躲,奈何自己无论怎么躲都躲不开他的手。 “拿开你的脏手!”沐晗音很突然的吼了一句。 她瞪着眼睛,像一只发怒的小豹子,夹着鲜有的野性。 男人盯着她看,手却一点点的褪去了她身上白色连衣裙,手指每次触动她的皮肤,韩志胤沐晗音都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好像在一点点的远离自己。 变得不再属于自己。 “有本事从这里逃出去给我看看?”他森冷的语气里透着嘲讽之意。 沐晗音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况根本不能有机会逃出去。 难道她以为她还能像当年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他挑着唇冷笑,调开她的文胸。 沐晗音紧紧的压着牙怒视着视她为玩物的男人,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蔡东家。 撑起身子将他推到,一耳光甩在他脸上 被药物浸染的身子一耳光下去就像是抚摸。 她想站起来,男人拉住她的手,将她翻身压在身下,胆子可真大。 居然敢打她? “你放开我!放开!”几斤咆哮的怒吼恨不得将这个人从身上踢下去。 男人眼中露出几分邪魅的笑意,压着她,大手依然游走在她身上。 任由她的挣扎,她越是激烈的挣扎,他就越是过分的在她身上点火。 “乖,你会求我的,你要是求我叶仲豪,我今晚轻一点。”他付俯身在她耳畔暧昧的低语。 身下是她挣扎不休的身子,赤果果的躺在自己的身下,他要看她求他的样子。 她的傲气和坚韧,他今晚都会让她如数的卸下。 沐晗音死死的咬着唇,咬的都发白了。 她的抵抗和挣扎还是剧烈,一点都不想屈服于自己身体的现状。 发现她的倔强之后,男人扣住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纠缠着她的唇舌。 她的脑子里像是没有了思考一般,整个人都想去迎合他此时的吻。 可她知道不能,好好的往下一咬,男人随即退了出去,唇角还有血。 “你是属狗的吗?”他没好气的抽身,满眼都是不悦,她这刚烈的性子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低头吻住她白皙细腻的脖子,沐晗音狠狠地到吸了一口冷气,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 “我知道你难受,求我。” 沐晗音冷笑:“你现在不也很难受,应该是你求我才对啊。” 既然在劫难逃杜纶镁,为什么又要让自己这么被动。 “呵。”男人低笑一声,到底是谁求谁? 他的动作忽然又变的温柔起来,大手抚过她的锁骨,一股难耐的火苗仿佛是一下子少烧到了嗓子眼上。 烧的她浑身发疼。 “怎么了?难受了?”他压着她的身子,逼近她的脸。 灼热的气息尽数的洒落在她的脸上,他刻意的由上至下的用自己此刻火热的气息将她包围。 任她如何的挣扎。 沐晗音耐不住这样的折磨,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柔软的嘴唇亲上去,他犹如溺水的人,变得呼吸困难起来。 转而,呼吸急促而猛烈,恨不得将她撕碎了。 该死,他居然在本来的主导位置变成现在的被动,她居然敢挑衅他。 沐晗音用力的咬住自己的嘴唇,迫使自己清醒一些,她不能让这个男人主导了一切。 嘴唇渐渐的渗出血丝来,她不愿意屈服毛琳微博。 但是身体那种渴望渐渐的已经不是自己身体的疼痛就能控制的。 男人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落在她的身上,犹如弹着钢琴一般。 “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求我?”他浑身的燥热难耐渐渐的表现在自己愈发的粗噶的声音上。 沐晗音忘记了自己现在赤果果的样子,她同体白皙的皮肤在药物的作用和他的挑逗之下开始泛着粉色。 在房间不太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十分的诱人,她哪怕是一动,都好像是在告诉此时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赶快吃了她。 男人带着面具,但是却双目通红,犹如发狂的困兽。 沐晗音抱住他的胳膊丁柔安,刻意的将自己得体向他靠拢,然后用力的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柔软的俯身,单手去解开他衬衣的纽扣,一颗一颗的,缓慢且带着诱惑。 她的手够到了地面的西装,指尖已经碰到了碎片牡丹江民心网。 男人的大手却扣住她的后脑勺往下一压,他柔软的薄唇咬住了她的耳垂,她的理智再一次被体内控制不住的火焰吞没。 该死,这个男人以为他有钱了不起?沐晗音轻喘着,还是不忘咬着自己已经破皮的嘴唇,似乎一点都不知道疼似的。 但几秒的沉沦之后又是强迫自己清醒,仍然执着于地上的玻璃碎片。 可是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年轻女人的青春活力的味道。 妙曼的身姿在他眼前不住的晃动。 如此刺激感官的一幕使得他身体的某处正在逐渐膨胀。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