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11-23 21:56:15   全部文章   0/69

k71民国最精致女子:此后再无大家闺秀-华夏第一收藏

民国最精致女子:此后再无大家闺秀-华夏第一收藏

时有女子,绽放于民国,她们一生欢喜过、爱过、悲伤过、寂寞过……最后又纷纷凋落。
而她们的故事,化作一缕缕芬芳,在时光里辗转,
始终不曾被人们忘记过,成为一个时代不可磨灭的记忆。
兼具才华性情,内外精致的美人——潘妃
潘素是前清著名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人,
其母沈桂香出自名门,请名师教授潘素音乐与绘画,故潘素既能弹得一手好琵琶,也可作得一幅美画。
而其父潘智合却是个纨绔子弟,败光一切家产川娇群,其生活就此陷入困顿。
潘素13岁时,母亲病逝,继母王氏将她卖到上海妓院,获“潘妃”之称。
张伯驹在上海见到潘妃,顿时觉得惊为天人,一见顷心,费尽心力追求,
于是,其在二十芳龄之际便成了著名收藏家张伯驹先生的夫人。
青绿山水画家
张伯驹自比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自然要把潘素培养成秦淮八艳之一的董小宛。
张伯驹请了当时的各方名士教授潘素古文与山水画。
加之潘素本身已有深厚的功底,故而其造诣极高。
潘素自幼酷爱绘画,21岁时正式拜师学画,主攻花鸟;
中年开始对山水滋生兴趣,潜心观摩张府珍贵的书画真迹,至名山大川实地写生;
晚年时擅作金碧青绿山水与雪景山水。
四十年代的潘素已然在绘画界崭露头角,尤擅长工笔重彩山水画,
承继了细密严谨,金碧绯映的一派,成为我国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

张大千先生曾称赞潘素的绘画:“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

一代美人,精致的五官隔着褪色的黑白照片仍美得惊为天人。
狷介之人
气节上,潘素跟张伯驹一般,也是狷介之人。
1937年,夫妇参加蒋纬国婚礼时,蒋纬国知道潘素善弹琴,邀其演奏,
潘素以琴不在侧委婉拒绝,蒋纬国多次再请,潘不为所动。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唐瑛
唐瑛是中国首批留洋学生唐乃安的女儿,
是上海教会贵族学校的高材生去势吧,
是宋子文痴恋一生而不得的爱人,
更是当年上海滩最为翘楚的一代名媛。

南唐北陆
唐瑛多才多艺,嗓音甜美,具有曼妙的舞姿与高雅的谈吐,
是红透整个上海滩的头牌交际花,曾与陆小曼齐名,获称“南唐北陆”。

唐瑛与陆小曼同台演出
戏剧界的缪斯
风华绝代、仪态万千的唐瑛并非仅是上海风月场所的交际名媛,其精通英文,善唱昆曲,热衷演戏。
既能一展曼妙舞姿,又可弹得一手好琴,案前泼墨,山水画立就。
1927年,她演出昆曲《牡丹亭》,成当年报纸的头条。
1935年,她在卡尔登大剧院用英语演出了整部《王宝钏》。
用英语演出京剧此乃第一遭,加之其精湛的演技,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在百乐门参演过话剧《少奶奶的扇子》
至此,唐瑛被称为“戏剧界的缪斯”。
这时的唐瑛正处于人生最显赫的时期,犹如一朵含苞的夜来香,在上海滩摇曳生姿,幽香宜人。
比我漂亮的人,没有我聪明;
比我聪明的人,又没有我漂亮仙界生存手册。

唐瑛穿着打扮考究且前卫,一度成为旧上海的时尚潮流风向标。
选用CHANEL N°5香水、CHANEL香水袋、FERREGAMO皮鞋、CD口红、CELINE衣服和LV手袋,更有十口镶金大衣箱以及昂贵的挂满大橱的裘皮大衣。
据其妹唐薇红回忆,姐姐极其注重修饰打扮,就算待在家里,一天也要换三次衣服,
早上穿短袖的羊毛衫,中午穿旗袍,晚上家里有客人造访,就着西式长裙。
那时候的旗袍滚很宽的边,滚边上绣出各种花样。
唐瑛最喜欢的一件旗袍滚边上有一百多只翩翩飞舞的蝴蝶,用金丝银线绣成,红宝石钮扣熠熠生辉。

聪慧的她甚至能够DIY自己的原创服饰,别致、时髦而前卫,一度在名媛圈中刮起了“唐瑛款”风。
1927年,在上海静安寺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里,时尚的领军人物——唐瑛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专为女性开办的服装公司——“云裳服装公司”。
在当年的上海滩,云裳服装成为了时髦女子的一大追求。

唐瑛对于食物亦非常讲究:每一顿都会按照合理的营养要求进行搭配,甚至于每一餐都严格遵循精确的时间表进行。
此外,她极其重视餐桌礼仪,吃饭时绝不能摆弄碗筷餐具,不能边吃边说话;
汤再烫,也不能用嘴去吹等等。
家里更备有四位厨师:两位负责中式点心,一位负责西式点心,另一位则专门负责做大菜。

七十年代时,年过六旬的唐瑛身着一袭蓝绿色旗袍回上海探亲,
那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所透露出的精雅韵致,恍惚地让人以为,美人迟暮的哀愁似乎总是与她无关。
曾有人称唐瑛如一株绚烂的郁金香肖家守,纵然光彩照人,却无刺无害,从不争抢别人的光华k71。
她没有那么多华丽的烦恼和奢侈的忧伤,这样恰到好处的感性和理性,对于女人,是难能可贵的两全。
而唐瑛则自信地认为:“比我漂亮的人,没有我聪明;比我聪明的人,又没有我漂亮。”
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夏梦
在老上海浓重的艺术氛围以及双双都是票友的父母的影响下,夏梦爱上了戏剧表演。
尤其喜爱莎士比亚的作品,甚至于,原名为杨濛的她从莎翁的《仲夏夜之梦》中为自己取了“夏梦”的艺名。

夏梦是五十年代香港的著名演员与制片人,能演会唱,
不论时装、古装、戏曲电影皆能胜任,堪称国语片罕见的全能演员。

2015年6月21日,已然82岁的夏梦荣获第18届上海电影节金爵奖-终身成就奖。
金庸的梦中情人
被誉为是“上帝杰作”的夏梦艳而不媚,贞静平和,娴雅大方,身材高挑,是香港公认的西施。

夏梦的妆容是当年香港流行的“眼儿媚”
其更是一代武侠小说家金庸的梦中情人。
武侠大师为梦中情人委身长城影业甘当个小编剧的轶事,成了当时文化圈中的一番美谈。
奈何大侠一番苦恋,换得美人一句:“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
只得将对其的痴恋化作笔下的清丽女子,以解相思之苦点裙臣。
聪明过人的黄蓉、不染风尘的小龙女和纯净如初的王语嫣的原型便是夏梦。
金庸说:“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
李翰祥说:“夏梦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演员,气质不凡,令人沉醉。”
影视评论家石川说:“夏梦是传统士大夫心中理想女性的化身,又是承载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民国文人家国梦想的梦中情人。”

长城三公主
夏梦因偶然被大导演相中从而得以投身影视圈,与电影结缘17年,拍摄了近40部影片。
绝代美貌与精湛演技以及低调从时的艺德令之著称影界。

银幕上斯人如天仙下凡,袅袅婷婷。
其凝炼且朴实自然的表演风格,令其饰演大家闺秀亦或风尘女子、贤妻良母或青春少女,皆能熠熠生辉。
且与当时的石慧、陈思思并称为“长城三公主”。
作为长城电影公司的当家花旦——夏梦称得上是“正大仙容”,无论是扮演董小宛亦或是陈白露,其身上总能够自带一番凛然的正气。
而在银幕外凌慕华,长城公司与夏梦之间更是仗义互助的关系。
公司没钱开拍的时候,夏梦去外面赚了钱养公司,而颇具大家庭氛围的公司也保障公主们只参加最健康的社交。

在老一辈影迷们的心中,夏梦是香港唯一一位可与奥黛丽.赫本相媲美的女明星。
长城凤凰导演李萍倩说:“夏梦镜头前适应能力强,能够准确展现人物内心世界,是一位天才的演员。

丁柳元折服于老艺术家们的美好品质与艺术修养,用“聆听岁月、感怀今朝、温润我心、不忘初心”向夏梦致敬。
地狱天堂都一梦,烟霞窟里送芳年——孟小冬

梨园冬皇
孟小冬梨园世家出身,是早年京剧优秀的女老生。
其祖父擅演文武老生,父亲、叔伯唱京剧,故而聪慧秀丽的她自小便耳濡目染学唱须生。

6岁时,孟小冬便跟着父亲练习身段,每天听着父亲吊嗓,久而久之竟然喜欢上了老生的唱段。
8岁时田众和,正式学习孙菊仙派老生。
12岁时,首次在无锡挂牌公演。
14岁时,在上海与众大家同台演出,颇具大家风范。
18岁时,技艺精湛的孟小冬在京登台,一炮而红,获得了“冬皇”的美号。

扮男像的孟小冬气宇轩昂
芳龄十八的孟小冬初到北国,便活跃于京、津两地,频繁参加崇雅社等坤班的演出。
正值豆蔻年华、明慧照人的孟小冬,其台风演技竟能与当时的著名男角老生相颉颃,一时成为风靡九城的红角。
加之其举止优雅、气质高贵、楚楚动人,引得当时的北平人皆以之为心目中的偶像。
31岁时,其艺术才华获得“新谭派”余叔岩青睐,成为其唯一的关门女弟子。

右一为孟小冬,右二为余叔岩
在京城声名鹊起她,以后的营业戏卖座几乎与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相持平。
40岁时,其在中国大戏院连演两场《搜孤救孤》,
在上海滩唱得万人空巷,吸引了川陕平津台等地的戏迷不惜重金坐飞机买黄牛票来听戏。
演罢后从此退出舞台,不再登场。

《搜孤救孤》演罢,孟小冬着旗袍谢幕
只有具有天赋、意志坚强又迷恋艺术的人才能有资格做冬皇的学生。
而她在教授弟子时,更是严厉认真。
且严格规定,未经她的允可,不能在外面随意吊嗓,更不准在外面唱尚未纯熟的戏。
其对艺术的态度如此可见一般。

当年的燕京散人曾评孟腔:“孟小冬生得一副好嗓子,最难得的是没有雌音,这在千千万万人里是难得一见的,在女须生地界,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可说是前无古人。”
错爱的绝世情缘
18岁的孟小冬遇上了时年31岁的伶界大亨梅兰芳,二人合演了《四郎探母》水果堂 ,大获成功,至此二人互生情意。
后经友人撮合,终成眷属。
当年的《北洋画报》登载了一篇署名为“傲翁”的文章:“小冬听从记者意见,决定嫁,新郎不是阔佬,也不是督军省长之类,而是梅兰芳。”
然而,梅兰芳的原配福芝芳对梅孟的结合并不满意,
而梅兰芳又因种种原因无法给予孟小冬与正妻平起平坐的地位,
加之王惟琛在梅府前制造的流血事件,最终导致昔日的恋人劳燕分飞。
二人的婚姻仅维系短暂的四年。
演老生的孟小冬如爷们般说到:“请你放心。我不要你的钱。我今后要么不唱戏,再唱戏不会比你差;今后要么不嫁人,再嫁人也绝不会比你差!”

孟小冬与杜月笙
确然孙孟全,30岁的孟小冬遇上了当年的“上海滩皇帝”杜月笙。
杜月笙懂孟小冬,他重视她的艺术成就;
且给予她名分,让晚辈对之行跪拜礼。
因此,至杜月笙逝世后,孟小冬终生不再唱戏。

再回首往昔的各番恩怨,她说“一切都过去了罢!”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张充和
张充和非倾国倾城貌,初初一瞥,无法给人“一眼惊艳”之感,
但喜着一袭暗色旗袍的她,“素雅玲珑,并无半点浓妆,说笑自如”,
清淡之中,自有一种高雅的气质,颇具民国女子的风韵,令人不禁为之动容。

民国最后一位才女
充和自小天资过人,加之家里特意请了先生授课,至此得以闭门苦读《史记》《汉书》《左传》《诗经》等典籍。
十年的国学底蕴濡养了她的气质,润色了其出彩的文笔。
甚至于一代名士章士钊也誉充和为“才女蔡文姬”;
戏剧家焦菊隐称她为“当代李清照”。鞠敬伟

她的代表诗词有中英文诗集《桃花鱼》,该诗营造出的意境堪比李清照的《如梦令》。
《桃花鱼》
记取武陵溪畔路,
春风何限根芽。
人间装点自由他,
愿为波底蝶,
随意到天涯。
描就春痕无著处,
最怜泡影身家。
试讲飞盖约残花,
轻绡都是泪,
和雾落平沙。
除了写诗之外,张充和也通昆剧,唱、念、做、打,挥洒自如。
在各种出版的昆曲图录里,她的名字是和俞振飞、梅兰芳这些一代大师的名字连在一起的。
1943年在重庆粉墨登台的一曲昆曲《游园惊梦》,
曾轰动大后方的杏坛文苑,章士钊、沈尹默等人纷纷赋诗唱和,成为抗战年间一件文化盛事。


当代小楷第一人
充和的书法各体皆备,一笔娟秀端凝的小楷,结体沉熟,骨力深蕴,尤为世人所重,被誉为“当代小楷第一人”。

白谦慎:我们当她是个活宝
集聪慧、秀美、才识于一身的书法、昆曲、诗词大家,被世人誉为是“民国最后一位才女”。

而如今,能像张充和当年那样,既有江南小家碧玉的容姿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者实在不多;
更何况她工诗词、善书法、会丹青、通音律、尤长昆曲红豆曲简谱,且为人低调淡泊。
即使年老,她仍面容清秀,仪态万方,被称之为“最后的大家闺秀”。大家都在读:
古玩收藏:其实没有过不去的坎!
收藏古玩:谁不是一边喊穷,一边不停去买买买呢?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业务合作请加
客服微信:3011686173古玩鉴定交易联系:18688472832
长按二维码快速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