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3-28 10:26:03   全部文章   0/81

kokose日本女人为何争抢着去做慰安妇 二战揭秘-一战二战历史解密

日本女人为何争抢着去做慰安妇 二战揭秘-一战二战历史解密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湖南铜元。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

1984年,天羽美智子曾写信给一位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音译),信中提到:“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
在国内召募妓女充当随军慰安妇,是战争初期日军的既定政策。那时候,妓女是早期慰安妇的主要来源之一。起初,日本军方直接或委派代理人,以金钱为诱饵招募慰安妇。应招者大多是妓女、陪酒女等豆腐树,她们希望能借此挣大钱。

军队也会给应招的妓女每人一笔预支金。此外,伙食是由军队免费供给,也不需要什么其他费用。第一批随军慰安妇们,最迟几个月就能还清借支,变成自由之身。可是,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想停止这种营生。
在当时的日本,到处都是挥舞着太阳旗,飘荡着“胜利归来,勇敢战斗”的歌声,以及妇女欢送士兵出征的画面。军国主义政府的宣传和洗脑结果很成功,这种观念甚至深入到娼妓心中。一些应募的慰安妇表示,像自己这样的身子,在赚钱的同时还能为士兵们做事、为国家尽力,何乐而不为呢?
但在早期,这种募集还属军事机密。所以,应招的女人往往是悄悄聚拢而来。根据当时规定,陆军可以运输士兵、军马、军犬、军鸽等,却并没有妇女这一项,因为这是“军规”,不能破坏。最后,这些女人被当成物资运输,既非武器、又非弹药,更不是粮秣的物资。这些日籍慰安妇起初主要为日本军官服务,后来由于部队需求萧月华,也增加了为士兵服务的项目。

当时,日本是男权支配的社会,男女之间的不平等社会结构历史悠久。日本男人为了主人可以牺牲自己,士兵为了天皇可以义无反顾地剖腹自尽,日本女人则可以为了男人奉献身体。男人为了国家牺牲,女人为了战士献身,似乎都十分正常的事情。
如今,人们可能很难相信,竟然有女人会“自觉、自愿去做慰安妇”。但在军国主义战时机制的鼓吹下,日本国内确实有很多妇女出于自愿,参与并组建了慰安妇团。一些被所谓“爱国主义”麻痹了头脑的女人,为了“国家、“理想”奔向了战场。

被誉为“军国之妻”的中村英子和她的女儿就是其中一例。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
因为是“军国之妻”,中村英子受到优待,为军官服务。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当她的女儿被折腾得几番昏死醒过来之后,质问道:“什么‘军国之妻’、‘军国之母’,天皇会让他的女儿、母亲、妻子、姐妹们也来这样慰安吗?”
1933年,“皇汉医学中山研究所长”中山忠直曾这样写道:娘子军决不是在卖淫——她们在战斗的紧急关头,穿越炮火舍命为战士们奉献兵粮,对负伤的士兵而言,就是如妻子一般的护士。这哪儿是卖淫啊?我不得不尽情高喊,你们与兵士缠绵的性放纵,你们前来军队,是真正的义勇娘子军,是真正的性欲奉公。下一次战争,一定要募集娘子军——一定要动员不良少女送往战场。一边教育她们对国家的爱,一边让她们的性欲转换为对国家的爱。
除前述两种情形外,在日籍慰安妇中,也一部分女性是因犯了所谓“过失罪”,而被惩罚去充当慰安妇。一位名叫武滕绢代的女子,因为没有能完成监视中国情报人员的任务,而被送上军需船;另一位名叫池田幸子的护士,则是因为在医院反抗一名伤愈日军军官的强奸行为,而被认为不适合做护士工作,被迫转行当了慰安妇。

对于日本侵略者中国人所知的估计多为男性,残暴是他们最明显的特征,如果说到侵华日军中的女人,很多人会想到那一定是随军慰安妇漫画补档,但是除了慰安妇之外,当年日本在华夏大地上还有一大批战犯帮凶,她们美丽的外表下面深藏着更为可惜的危险……
战争期间成立的以国防妇人会为代表的法西斯主义妇女团体随着战争的扩大和持久而得以发展壮大,妇女们开展了包括慰劳官兵、资源回收、爱国储蓄、生活更新、女子挺身、家庭报国等“后方奉献”活动。

普通妇女在战时官方妇女团体的组织和领导下,身不由己被卷入战时体制朴洙垣,最终成为日本军国主义欺压、杀戮弱小民族兄弟姐妹的帮凶。
日军如何强征中国慰安妇早在日本对华战争爆发以后,日军高层便号召部队“抢粮于敌”,“在当地自己养活自己”。在这一口号下,日军需要的各种物资及补给品均抢自中国战场,其中当然也包括性奴隶“慰安妇”。
随着战争的扩大和升级,侵华日军人数的增加,日军更加残暴地抢夺中国各地女子充当慰安妇。在中国占领地和战场上戴良纯,日军主要通过使用肉体暴力、绑架、强迫、欺骗等手段和途径来征集中国慰安妇。被掳掠为慰安妇的中国妇女的职业有教师、工人、农民、学生、职员、尼姑、修女、店员等。
日军强征掳掠妇女充当慰安妇有以下五大手段:

一、使用暴力强行掳掠当地妇女。日军在战场或占领城乡时,公开抢夺中国妇女,这种做法对于灭绝人性的日军来说,是最为便利的,既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也省去了许多麻烦的手续。
据有关资料记载,1937年11月,日军占领上海后,便在城乡各处抢夺中国年轻女子,他们当众“剥掉衣裳,在肩上刺了号码,一面让我们的女同胞羞耻,不能逃跑,一面又让充他们的兽欲”。

日军占领杭州后,包围凌桥难民收容所,然后强令200多名妇女脱去衣裤,堆积烧毁,以防备妇女逃跑或自缢,随后在地上铺满稻草,将抢来的棉被铺上,逼迫妇女躺在上面,夜间日本兵便成群而至,将难民收容所变成了暴虐的强奸所。在扬州,日军占领了繁华的银座街的一幢3层饭店,抢劫了60名当地姑娘,从而设立了城里最大的慰安所。日军占领芜湖后极品公爵,首先要做的就是抢劫妇女。甚至到尼姑庵中劫掠年轻美貌的尼姑充当慰安妇。
后来又在对周边地区扫荡时抢夺了不少民女投入慰安所。日军第2957部队占领湖南衡阳附近的村庄后,立即抓了两名美貌的十六七岁的少女回兵营,一个一等兵情不自禁地高呼:“从今日起开设慰安所,各位请来光顾。”日军特务永富博道在“亚洲战争的真实证言”国际电视会议上公开证言:在南京大屠杀过程中,有大批的中国妇女被押送到由他一手筹建起来的6个慰安所里,充当慰安妇。
他回忆说:“1937年南京大屠杀期间,我作为日军特务机关的一名成员,专门负责诱拐中国妇女。部队从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我亲自负责设置了6个慰安所。在沿途,我把一些逃难的中国年轻妇女诱拐到慰安所”。
日军占领海南岛后,即派部队到村寨去强捕少女,供其开设慰安所。或者在强征的劳工中,挑选美貌的汉族、黎族女子投入所谓“快乐房”的慰安所。1940年日军一部侵入山西省方山县扫荡,在设立据点后,立即要求伪政权征召慰安妇。于是,伪政权将慰安妇的人数摊派到各村,日伪宣称有女人的交女人,没女人的交大洋,最后,不仅建成了慰安所,还发了一大笔财。

二、日军设下各种圈套郑祺宁,引诱妇女坠入陷阱王京京微博。常见的是以招聘女招待、洗衣妇等名义进行诱骗。
占领上海后,日军的特务部门便在市中心的“租界”里诓骗妇女:“他们放出野鸡汽车,候在娱乐场所前面,等顾客上车后,汽车飞也似地驰着,到了僻静地方,将男子抛下或干了,女客便从此无影无踪。”一时,“孤岛”内失踪女子无数,人人自危。

接着,日军又在大街小巷张贴招工启事。19岁的中学毕业生阿珠,由于父亲所在的工厂倒闭,家庭生活陷入困境豪俊影视,这时,她在报纸上看到广告:“某公司为扩充业务起见,拟添聘女职员数位,凡年龄在16岁以上、25岁以下,略识文字者,均可应聘,尚能粗通国语或日语者更佳,月薪50元,有意者请至某处面洽。”
征得父母同意后,阿珠便去应聘了,主考者见阿珠长得如花似玉,当即签约。岂料原来这里是个诱骗慰安妇的机关,从此,阿珠陷入魔窟,不知所终,父亲为见女儿,望穿双眼。
日军占领桂林时,也以设立工厂为名,招募女工kokose,然后强迫她们充当军队性奴隶。日军占领广州、香港后,以招募赴海南的护士、医务人员为名,骗招三百多名青年女子,其中相当部分是学生,小的仅17岁,大的也仅20岁,她们被押至海南昌石县石禄慰安所,从此掉入人间深渊。
在海南岛,日军经常组织“战地后勤服务队”,他们唆使汉奸张贴广告,鼓吹说服务队的任务是给日军官兵洗衣服,照顾伤员和打扫营房卫生内村光良,诱骗妇女参加。甚至还派人到上海、广州、香港等地招聘游说:“海南岛开办大医院,招聘大批姑娘学习当护士和护理,薪水高,到那里去做工有吃有穿,还有大钱寄回家。”于是有不少受骗女子前来应募,这些人到海南后,被统统押进慰安所,陷入暗无天日的人间魔窟。

三、日军占领一地,形势稍稍稳定后,便依靠汉奸组织协助,挑选妇女充当慰安妇。其中的一个手法便是借口登记“良民证”,挨家挨户地挑选年轻貌美的女性。
在南京陷落时,日军除了经常到国际安全区强奸妇女外,也利用发放“良民证”之际,从中拉来数千名中国妇女,这些妇女没有一人逃过被强奸或虐杀的厄运;其中的一些人还被运往东北,充当关东军的性奴隶,从此再无下文,无人知晓她们的生死命运。
1939年初,在日军的指使下,山西文水县的伪政权曾张贴布告,明令征用妇女,其全文如下:

文水县公署训令,差字第一号令:南贤村长副,为训令事。查城内贺家巷妓院,原为维持全县良民而设,自成立以来,城乡善良之家,全体安全。惟查该院现有妓女,除有病者外,仅留4名,实不敷应付。
顷奉皇军谕令,三日内务必增加人数。事非得已,兹规定除由城关选送外,凡三百户以上村庄,每村选送妓女一名,以年在二十岁左右确无病症、颇有姿色者为标准,务于最短期内送县,以凭验收。所有待遇,每名每月由维持会供给白面五十斤,小米五升,煤油二斤,炭一百余斤,并一人一次给洋一元,此外游容赠予,均归妓女独享,并无限制,事关紧要。
文中可谓谎话连篇。因设立了供应日军的慰安所,所以“城乡善良之家,全体安全”。但贺家巷慰安所的慰安妇们不堪凌辱,大多逃亡了,因此要城镇、村庄挑选所谓的“妓女”送去慰安所,村庄哪来这么多的“妓女”?董翠婷没有妓女就只能送良家女子了,但日伪还有条件:一是年龄20岁左右;二是“确无病症”,否则会将性病传染给日军;三是还要“颇有姿色者”。最后还以物质条件来诱惑农民,而且“游客赠予,均归妓女独享,并无限制”隋存毅。只有一样是真的,就是“奉皇军谕令”强征。这是铁的事实。
四、将战场上不幸被俘的女兵强逼为性奴隶。在各地战场上,日军极少设立女战俘收容所,在战场上被俘的女俘虏部分在审讯后即杀死外,其余的便被日军运送到偏僻的、荒凉的地区和前线去充当慰安妇,以防止她们逃跑或与抗日部队取得联系。

根据1938年6月7日的日本军方调查报告,在徐州战役中,日本华北方面军第2军独立混成旅第3旅团第6联队长小男一雄,曾将23名中国女兵从俘虏营中强行押至森林地带,即今天的江苏丰县的昭阳湖,在那里建立了慰安所张意汶,强迫她们成为慰安妇。
这些女俘虏沦为慰安妇遭日军侮辱,有的便千方百计寻找报仇的机会,慰安所里曾发生中国女战俘刺杀压在她们身上的士兵或者割下敌人的生殖器的事件。因此,日军官兵对充当慰安妇的中国女战俘比较警惕。
当这些女俘虏作为性工具没有利用价值时,通常被拖到空地上,作日军新兵练习胆量用的活人靶子。在漫长的抗日战争中,不幸被俘的女兵的命运是极为悲惨的,日军第14师团士兵田口新吉这样回忆说:

日军在作战中,一抓到这些人立即送到后方的大队本部去。在大队本部里,如果她们受了伤,就由医务室先给她们治伤,如果没有受伤,则由担任情报工作的军官对她们进行审讯,这是通例。但是,这些中国女性就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虽然士兵们有时也偷偷传说:这些当官的家伙又干好事了,但谁也不会去追查这些中国女人的去向谢羽亿。
当时混沌神尊,日本军队中从来就没有建立过女俘虏收容所,那么这些女人被弄到哪里去了呢?我听到的一种说法是把她们弄去当慰安妇了。但是,那些有特务嫌疑的女人以及在军队军中受过教育的女兵,是不可能让她们进入一般的慰安所的。因为如果让她们进了慰安所,她们随时都会逃跑,二是她们可以与有关部队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这是很危险的,因此,决不会把她们送到那种地方去。
那么,她们被送到哪里去了呢?都送到华北、华中一带最前线地区的两三个分遣队据点里去了。那都是些日本或朝鲜慰安妇无法到达的情况恶劣的地区。这些据点四周都建有围墙,盖有炮楼,每个炮楼由一个小队左右士兵进行守备。那些俘虏来的妇女就是被送进这些据点里去的。
这些被俘女兵极其悲惨的结局,让日军严重的战争犯罪行为昭然若揭。
五、在大城市,日军机关常常征用现有的妓女来充实其慰安妇的队伍。上海、南京、武汉、广州和天津等地,都有不少妓女被迫成为惨遭日军蹂躏的慰安妇。

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就是这些妓女并是甘愿去做慰安妇的,她们往往被日军或汉奸政权强征,被迫充当日军的性奴隶,有些没有报酬,有些所得少得可怜。如1944年6月日军当局强迫伪天津政权强征妓女前往河南和唐山去充当慰安妇,人选确定后,日军即派出军医进行检验,合格后由天津防卫司令部派人押送或由所赴慰军地方的日军派人直接到天津接收。
此后又强征妓女到山东去充当慰安妇。妓女们为逃避这军队性奴隶的悲惨命运常常以生病、家人有难等理由推脱,甚至在送往日军部队的途中仍设法逃亡。1944年6月8日,天津防卫司令部派遣中井曹长押送86名强征的妓女前往河南郾城。在途中的20天里,有几乎是半数的42人逃亡而去。

慰安妇,一个伴随着日军侵略战争出现的新词语,她们是在二次大战中流尽血泪的女性团体,是被日本鬼子这头战争怪兽吞噬了的一群羔羊窦光鼐,日军把她们作为一种军需品,是供它们发泄兽欲的工具。自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侵略者在这长达14年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之一,就是侮辱奸淫了无数的中国妇女,其手段之惨无人道,堪称“史无前例”。慰安妇这听起来温柔可亲的称谓,掩盖着数不清的中国、朝鲜、韩国、菲律宾、新加坡及日本等亚洲妇女的斑斑血泪!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火炮军事”,如侵权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海浪(微信:13714009527)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三国演义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荐语: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三国里的故事,与君共赏!
诸子百家解密

荐语:仰春秋学术,慕战国谋略。这里有最激扬的思辨,这里有最纯正的智慧,先秦诸子,百家争鸣。
黄帝内经一聊就懂

荐语:本号致力于传扬内经养生之术,《灵枢》《素问》,一聊就懂!
青梅煮酒待知音,点击『阅读原文』邀您说文论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