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8-23 20:32:19   全部文章   0/39

kuga翼虎日本人的食与色(下)-浪来浪去

日本人的食与色(下)-浪来浪去

日本 大阪 天守阁
……接上文。
其实,如果不苛求味道青海一枭,单论吃的方便的话,在日本,恐怕什么场所也比不过便利店。
日本的便利店是个神奇的所在。
首先,密度极大,再荒僻的乡村,步行十分钟之内,也会有一家,若是在繁华的商店街或者居民区,则鳞次栉比,一百米范围内开上三五家也不稀奇——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解决竞争和垄断问题的。再来就是商品种类极多,进了便利店,你才能真正感受什么叫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生活用品,只有你用不到的k7370,没有你买不到的(我就买了一件T恤,一条内裤,质量居然还不错),特别是各种口味的泡面、饭团和便当,在低温货架里摆的满满当当,收银台处一般还都有关东煮和各种馅料的大包子。

便利店里的便当
用餐的话也很方便,便利店提供桌椅,提供微波炉加热,提供免费的开水和咖啡,甚至连餐巾纸和牙签都提供——我和老婆开玩笑,说如果她死在我前面的话,我就搬到日本来住,守着便利店租间小公寓,免得因为不会做饭,再给饿死。
除了生活用品和食物之外,便利店还是个文化生活场所,一般都会有一排书架,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各种漫画、通俗小说和八卦杂志。小时候看《机器猫》,印象比较深的几个情节,就有大雄等一行人站在便利店里干看不买,被老板轰走的桥段。我也想怀怀旧,就抄起一本《少年JUMP》,想翻一翻,没想到书页翻开的位置居然被一张精致的胶纸粘住了,什么都看不到——看来时代在进步,长着一张鞋拔子脸的便利店老板再也不用挥舞着苍蝇拍赶人了。
便利店的书架上,一般还会专门开辟出成人专区,各种萝莉、素人、人妻、看护妇……或穿着清凉,或姿态妖娆,大喇喇地高居其上释德扬,几百日元就能带走一本,驱散单身狗的寒冷冬夜。一个小小的便利店,不仅吃的方便,穿的方便,而且“色”的方便,日本人倒是深谙“保暖思淫欲”的人生至理。

便利店的书架,注意中间部分的成人区
当然,真正的“色”,是不可能发生在便利店里的不侍寝砍了,也不可能这么便宜,而是要花费一番周折,并且大大地花上几个金钱,前往一些特殊区域才能做到。
比如东京的歌舞伎町一番街。

舞伎町一番街的招牌
一番街位于东京最大的商业区新宿东口附近,从西武新宿线车站经新宿区役所,到花园神社为止。这个范围内,集中了整个日本密度最大的餐馆、酒吧、KTV、影剧院和俱乐部,当然,还有数量最多、尺度最大的风俗场所,因此被称为“日本第一欢乐街”。

歌舞伎町街景,那些招牌让我的密集恐惧症都快犯了
与银座那些藏身于高楼大厦、半遮半掩、招牌朴素、只接待熟客的高级夜总会不同,一番街的风俗场所都很“直接”,不仅把“服务员”的样貌直接印在上面招揽客人,还标明价码和营业时间,并且饰以彩灯,生怕不够醒目。传说中,日本的风俗场所是不接待外国人的,但我去时,却发现很多招牌都在很显眼的位置印着“Welcome Foreigner”或者汉字的“外国人大欢迎”,估计是经济不太景气,风俗业也不得不放下尊严,不能再挑三拣四的缘故。

风俗店的灯箱

风俗店的招牌,注意“外国人万大欢迎”的字样,
多余“万”字估计是中文不好造成的
去一番街之前,老婆听说,在新宿街头,活跃着很多“星探”,看见“卡哇伊”的女孩子就会过来搭讪,因此在出门之前,她很是精细打扮了一番,还特意嘱咐我走路时离她远一点,免得耽误她“出道”。我一不敢笑二不敢言,只好推荐给她一部叫做《新宿天鹅》的日本电影,看完了估计她就知道这些“星探”们“探”的是什么“星”了。
如果说一番街的“色”,是一种“低级”的、肉感的“色”,那京都祗园的“色”,就是一种“高级”的、禅意的“色”。事实上,漫步在祗园的小小街巷之中,你根本感受不到一丝一毫情色的味道,这里的每一间茶屋、每一棵树木、每一寸土地、每一丝空气,都弥漫着艺术的清甜。

祗园的街景
据导游说,目前整个日本尚存的、有执业“资格”的艺伎,大概只有一百多人,其中百分之八十在京都,京都百分之八十的艺伎又在祗园。然而,或许是时间的关系,我们在祗园徜徉了两个多小时,却没有看见一个真正的艺伎——那些在大街小巷里穿梭的,让人引发无限遐想的古装美女,大多是进行和服体验的中国游客,连木屐都穿得一步一瘸,个别性子比较急的,就直接穿着旅游鞋登场了——看来,历史的总归属于历史,《祗园歌女》里,在闹市街头,抱着花格布包,款步姗姗的美代春,终究只能在电影之中寻觅了留恋造句。

《祗园歌女》的海报

祗园街头的和服美女,邱小冬大多都是游客
与歌舞伎不同,艺伎表演是更加古老和高雅的艺术侯小媛,如同昆曲,是真正的“阳春白雪”。观看艺伎表演,规矩很多。首先一条是不接生客,对于初次登门的客人,茶屋老板总会找出各种五花八门却又令人不觉尴尬的理由,来拒绝你绝代智将,总要等你三番五次登门,或者找到熟人“带路”之后34分局,kuga翼虎才会接纳。其次,艺伎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专一”,一名客人在一个区域,只能选择一间相熟的茶屋绿坝娘大冒险,“朝秦暮楚”的话,所有茶屋都会拒绝为你服务。

茶屋的外观

茶屋的外观
这些规矩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却是祗园茶屋常年积累的自我保护措施。茶屋,其实就相当于中国古时的青楼,接待的都是高官巨贾。在这里,格调是必须要保证的,艺术第一,情感第二,至于肉体关系,只是末道,是维系客户的手段,不是交易。即便如此,茶屋和青楼的弱势地位是无法改变的,那些身为“大人物”的顾客们虽然顾忌面子,不至于公开与茶屋为难,但他打个喷嚏让你感冒三年,也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事。因此,对客人的选择,是关乎生死存亡的最重要的事情晕机女,宁缺毋滥。
成为合格的艺伎,达到挂牌营业的程度,需要经过非常严苛的训练,其中的辛苦非常人能够想象——有部电影叫做《窈窕舞伎》,讲述的是一位立志成为艺伎的现代女孩在祗园茶屋中学习的过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一看。

导游说这家是专门训练艺伎的场所,
门口的木牌上是即将成为舞伎或者艺伎的女孩的艺名
在过去,立志成为艺伎的女孩,大多出身贫困之家——生存都难以保证,色艺娱人自然也算比较好的出路。现今的情况则大不相同。日益丰厚的社会财富,减弱了整体行业的吸引力;日益多元的娱乐方式,分散了消费群体的注意力——优雅古老的艺伎行业,前进无路,后退无门,正在像秋风中的树叶一样瑟瑟发抖,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
或许有一天,飘荡在这里的二弦琴声会成为绝响,祗园最终会沦为供观光客们走走路、拍拍照的地方吧。
2018年2月27日于北京海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