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1-24 13:31:09   全部文章   0/81

俏十岁官网梦中被鬼凌辱,醒来却发现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星座命理大师

梦中被鬼凌辱,醒来却发现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星座命理大师

我叫姜琳,是学美术的,可惜我大三那年父亲得了重病,钱花了,人也没治好,为了替父亲还债,我只能退学回家,做起了我们家的老本行——开花圈店。
现在的人有钱了,做丧事也肯花钱,我们花圈店业务广,不仅扎花圈,还扎纸人,纸房子,这两年又扎些苹果手机、平板电脑,还挺挣钱。
来买纸人的,往往要求要照着明星画,比如范X冰、张X玉之类,因为我是学艺术的,画画很好,明星脸画得惟妙惟肖,经常有客户回来感谢我,说死了的长辈托梦,说对送去的纸人很满意,还会给我一笔谢礼。
当然也有来闹事的,上次有个人说,我扎的ipad没给配充电器,他老爹托梦说用不了,要砸我的店。我只能免费又给他扎了个苹果电脑,才算完事儿。
这天晚上看了看钟,九点了,该关门了,做我们这行的,九点一过就不能再接单,因为很有可能买东西的不是活人。
门还没来得及关上,一辆酒红色的小车疾驰而来,停在我的店门口,我一看,马萨拉蒂,这绝对是土豪啊。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雷春美简历,穿着西装,问:“是姜家花圈店吗?”
我点了点头,他说:“我要做一整套,三个小时,能不能做完?”
我有些为难,所谓一整套,就是包括纸房子、纸人、家具、家电等等,所有活人用的东西都要齐全,三个小时根本做不完。
“我们出三倍的价钱。”中年男人说,“其他东西可以用你们店里现成的,但是纸人必须现扎。”
三倍价钱,当然要接!
我把工具找出来,开始扎纸人,扎出一个人形的轮廓,该画脸了,我问他:“要谁的脸?”
“你的就行了。”他说。
“那怎么行?”我不干了,“哪有把自己的脸画纸人上的,陈丽峰多晦气。”
“我出十万。”他说。
十万!我动心了,如果再有十万,我爸欠下的债务就能还清,到时候我就能继续画画了时空大盗。
“你真的给十万?”我有些不信。
中年男人很干脆,问了我的银行卡号,当场就给我打了十万,我收到钱,心里很高兴,也不管忌讳不忌讳了,很快就把我自己的脸画好,还美化了一下。
一般这种纸人,都会画上情趣服饰,我自己的脸画那种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就画了一件低胸的连衣裙,看起来很性感,又有点优雅。
这个纸人我做得很开心周瑜民,客户也很满意,本来纸人一般要做一对,他说不用了,我就叫了一辆卡车,将东西全都送到他给的那个地址。
做完都十二点了,我干脆就在店里睡下,不知怎么的,我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走了出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一栋别墅前。
那别墅特别豪华,还带草坪和花园,我不知怎么就进了那别墅,里面装修得也很豪华,这沙发、这床,一看就很贵,几十万那种。
忽然有双手伸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感觉有个男人贴在我的背后,凑到我的耳边说:“你就是他们给我送来的女人?很好,我很满意。”
那个男人身上很冰,我转过身一看,好帅啊,我就从来没见过那么帅的人,我一定是在做梦,要是在现实中,这么帅的男人怎么会抱我啊。
我长得还算可以,但我们家是开花圈店的,从小别人就不爱跟我玩儿,就算哪个男生对我有点意思了,一听说我家是做这行的,就没有下文了,后来我自己扎纸人,更没有男人理我了。
既然是做梦,我就不管那么多了,捏了捏他的脸,说:“帅哥,你长得真好看。”
他笑了笑,笑起来更好看,眼睫毛很长,我还没欣赏够呢,他就把我打横抱了起来。
我有些脸红,但一想这是做梦啊,脸红个什么劲儿一介鲁夫,我都二十三岁了,再过两年都是剩女了,做个美梦怎么了?何况他长得这么帅,恐怕那些电影明星都比不上他,这样的梦也不是天天都能有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宠物。”他的声音特别好听,低沉有磁性,我胡乱地答应着,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一夜春梦,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拍了拍脸,没想到我居然会做这种梦,可惜啊,要是现实中我也有这样好看的男朋友就好了。
我去厕所洗漱,照镜子的时候发现我居然变好看了,真不是我自恋,皮肤也白了,眼睛好像也稍微大了一些,感觉连肚子上的赘肉都少了好多,以前我是有小肚子的,还有个小小的游泳圈,现在都没有了。
我有点小得意,再这么瘦下去,我就成名模身材了。
可是,怎么感觉小腹有点痛?难道是大姨妈来访了?
我也没太在意,照常开店做生意,没想到晚上一睡着,又梦见了那栋别墅,还有那个好看得不得了的男人。
第二天一照镜子,感觉自己又好看了一些,这种梦还有美容的功效?
我正欣赏呢,忽然发现我脖子上有一团红的,再往下看,发现身上到处都有这种红的俏十岁官网,特别是胸口,非常多,腿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怎么回事?
我没吃过猪肉,但还看过猪跑,这不就是书上说的那什么吻痕吗?
难不成那不是梦?
再仔细一想,我吓得脸都白了,怪不得我觉得那别墅很眼熟呢,那不就是我扎的纸房子吗?照着国外的庄园扎的,要价三千,放在店里很久都没卖出去,那天卖给那个开马萨拉蒂的土豪了。
等等,那屋子里的家具不都跟我扎的一模一样吗?还有我梦里穿的低胸连衣裙,不就是我当时给纸人画的吗嗜血魔医?
我见鬼了?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铁警神犬,找出中年男人留给我的地址,打了个车过去,是一处私人墓地,修得特别豪华,还立着两只石头狮子。
我找到墓碑一看,吓得差点晕过去,墓碑上贴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年轻男人,不就是我前两天晚上梦到的那个男人吗?
墓碑上写着:周禹浩之墓,生于一九九零年,死于二零一五年。
他已经死了一年了!
突然,我看见照片上的年轻男人似乎对着我笑了一下真命天妃,我吓得连忙爬起来,头都不回地跑了。
我不敢去店里,直接回了家,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我做这一行两年多了,曾经有人让我仿照活人扎纸人,据说那是一对青年夫妻,刚结婚不久,老公出车祸去世了,老婆一连几个晚上都梦到他回来,说舍不得她,要带她走。
老婆吓坏了,她家老人是懂行的,带着她找到我,要我照着她的样子给她扎一个纸人,然后在纸人背后写上她的生辰八字,到老公的坟上烧了,让纸人代替她去陪她老公了。
用纸人代替活人的事我听得多,用活人代替纸人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忽然我听见卧室里有声音祖述宪,我吓了一跳,难道是梦里的那个男鬼跟来了?还是有小偷?
我战战兢兢地问:“谁?”
卧室的门开了,一个身材很瘦的男人走了出来,我惊讶地问:“熊睿?你怎么在这里?”
熊睿是我的表哥,他妈妈和我妈是亲姐妹。我这个表哥不学无术,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总是和社会上的混混们一起鬼混。
他手上拿着一张银行卡,我又惊讶又生气:“你拿着我的银行卡干什么?”
熊睿冲上来拉着我说:“姜琳,我走投无路了,你帮帮我吧,借我十万。”
我听他一开口就是十万,气得发抖:“你又去赌了?”
“我跟高利贷借了十万,如果这个星期还不上,他们就要砍掉我的手美一天美发网。”他可怜兮兮地求我,“姜琳,我知道你刚赚了十万,你先借给我行不行?我以后还给你。”
“那十万我早就还给别人了。”我急忙说。
他也急了:“姜琳,你真的要看着我死?你别忘了,当初姨夫病了,我妈可借了一万块给你的。”
二姨在我爸生病的时候的确借了钱给我,但之前我爸身体还好的时候,帮了他们更多,那个时候表哥就喜欢在外面赌钱,没钱了就来问我爸借,也不知借了多少了,从来不说还。
我爸是老实人,脾气好,也不催他孙杨国歌门,我爸病了的时候,表哥见不到人影了,二姨拿了一万块钱给我,说这是他们家里最后剩的一点钱纪然冰。
当时我信了,后来我也听到过一点风言风语,说他们家是做水产生意的,那段时间行情好,挣了不少钱。
本来我觉得,只要人家肯借,就该念着人家的好,可是之后他们家总是用这个当借口来问我要钱,那一万块我早还了,之后还零零碎碎借了好几万给他们,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爸的债早还清了。
“我说了没有!”我甩开他,“卡里根本就没有钱,不信你去银行查好了。”
他知道我不会借了,凶相毕露,掐住我的脖子,怒吼道:“你这个白眼狼,说,钱都在哪儿?”
我拼命挣扎:“我没钱,我真的没钱,我一赚到钱就还给债主了,身边只有几千块。”
他把我狠狠扔在沙发上,转身就去翻我的包,把我包里的东西全扔在地上,只找到了几百块零钱。
他气急败坏地看向我,我害怕极了,惊恐地缩成一团,突然,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他走过来抓住我的脸,嘿嘿阴笑道:“没想到你最近变漂亮了嘛,像你这样的,在夜场里一晚上能挣好几千。只要你去夜场当公主麻仓叶王,用不了多久就能帮我还完钱了。”
“你疯了啊?”我用力推开他,“我可是你的亲表妹!”
“去你的亲表妹!你连钱都不肯借我,我没你这种白眼狼表妹,走,现在就跟我去找李哥。”他过来抓我胳膊,被我狠狠踢了一脚,他大怒,骂骂咧咧地扑上来:“居然敢踢我,老子先教你做人!”
说着就来撕我的衣服,我拼命打他,被他狠狠甩了一个耳光,打得我头昏眼花。
就在最危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接着他捂着脑袋后退几步,手指缝里全都是血。
我放在桌上的玻璃花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砸到了他的脑袋,他大吼:“你居然敢砸我!”凶神恶煞地朝我扑过来,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扑在地上,碎玻璃渣子扎得他满脸满胸膛都是。
他惨叫着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我:“你给我走着瞧!”
走时他还不忘拿走我钱包里的几百块零钱。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桌子隔得那么远,花瓶难道是飞过来的吗?
我客厅里有一面穿衣镜,我抬头朝镜子看了一眼,忽然看见我的身后站了一个人。
是周禹浩!
我尖叫一声,他的手一下子伸过来,勒住我的脖子,嘴唇贴在我的耳朵上,非常冷,冷得我不住地发抖。
“你居然敢逃。”他很生气,掐我脖子的手在收紧,我快不能呼吸了。
我一边挣扎一边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明天就给你扎五个,不,十个纸人,全都画上最当红的女明星的脸,保证你满意。”
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四周的空气陡然降了两度,他放开了我,我还以为逃过了一劫,正想松口气,他又再次把我抱了起来,一拳打在我耳边的墙壁上。
“但我只想要你。”他在我唇边低声说。
他的大手顺着我被撕碎的衣服探进去,炙热的鼻息落在脸颊应无求,像是惩罚他狠狠地在我腰身抚弄揉捏,渐渐下滑至某处挑逗……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