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2-15 06:19:36   全部文章   0/25

javasocket编程摆渡船上的油漆-世界琉璃的客栈

摆渡船上的油漆-世界琉璃的客栈

那天中午流氓总裁,小武从米公祠大门走出来时才看到,马路对面就是一个轮渡码头。码头上停泊着摆渡船,有人正在买票准备上船。小武走近摆渡船,得知从此岸到彼岸的票价仅需2元钱。小武买好票,上船。
一开始,船头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提醒上船的船客:门框上刚涂了油漆,进门请注意。后来中年男子下船解开缆绳,他没再上船,站在码头上目送江上的船及船上的人徐徐离开岸边。最后,有两个急匆匆上船的年轻人天眼神龙,一男一女平嶋夏海,看着像一对小情侣。他们并不知道船的门框上涂了油漆,因为没有人跟他们说。他们上船时,看到船舱内已经坐满了人,霍小红于是他们两个就站着。
那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无限武道求索,海上碧波荡漾、海天一色,站着的他们可以欣赏到更多的美景。他们俩一边欣赏船外的风景,一边如小鸟般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看得出来,他们的心情很好。船快靠岸之际吴硕艳,男的可能是站累了,身体的背部顺势就靠在船的门框上。当时李允熹,小武和船上的大部分人都看到了他的这一个举动。但小武和所有人一样,视若无睹,并没有出声提醒他门框上有刚涂的油漆朝华嫡秀。然后,女的也和男的一样,整个身体背部也都靠在门框上。他们俩面对面站着,继续欢快地聊着天。此时,船上的人几乎都在看着他们俩,仿佛他们是两个怪物一样。但大家都沉默着——仿佛心里共同藏着只有他们俩不知道的秘密,直至船靠岸了,也没有人开口跟他们说一个字普雷希托。
船靠岸后javasocket编程,靠在门框上的他们首先下了船。船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他们俩的后背上沾了油漆,油漆的颜色是绿的,和他们身上所穿衣裳的颜色极不协调龙腾原始,从后面看显得十分突兀、夸张,仿佛是有调皮的孩子趁他们不注意,在他们衣裳上天马行空的信笔涂鸦……小武在后面看到,他们还没发现后背沾了油漆,俩人一边走路,一边还在兴致盎然的说着话。
他们渐渐消失在人海中至尊赌神。小武在想,等他们发现衣裳上沾了油漆,内心会是怎样一种感受?会嗔怪一船人的冷漠无情吗?不管怎样,他们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就像小武此时写下当时所见的这一幕,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一样。

返回顶部